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有百萬技能點 > 第1059章 煙霞湖詭秘
 煙霞小鎮雖然已經落寞,但畢竟是曾經名盛一時的地方,一年到頭都有絡繹不絕的游客前來觀光,靠著旺盛的人流,倒也發展期了不俗的旅游業。

小鎮上的居民,幾乎家家都開客棧酒樓民宿,蘇辰三人還未走進小鎮,已經有好幾撥人前來招攬生意了。

這家客棧說自己祖上曾招待過某位大帝強者。

哪家酒樓說自己先祖曾經給某位蓋世圣王做過一碗蛋炒飯,被蓋世圣王贊不絕口。

還有一家酒坊老板,自稱他們家釀造的美酒,曾經是專供給三大圣宗的,外人聞一下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都是胡扯。

煙霞湖的確是如假包換的名勝古跡,存在歷史悠久,在這片湖水之上,也的確誕生過不少豪門強者,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如今這煙霞小鎮的居民,大多數都是近千年搬遷過來的生意人,假裝成世代生活于此的上古后裔,騙騙萌新游客還行。

進入小鎮后,蘇辰挑選了一家環境別致,關鍵是緊靠著煙霞湖的客棧住下。

客棧的老板娘,是個風韻猶存的婦人,看著年紀不大,卻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親,不過夫家死的早,據說是早年在煙霞湖打撈靈寶的時候,被水怪拖下湖底淹死的。

煙霞湖底,埋藏了許許多多的靈寶,是上古時代不斷積累下來的。

現在的煙霞湖附近,還有不少尋寶人,靠著打撈湖中的靈寶為生。

但也少了很多,主要是好東西都已經被人打撈光了,剩下的靈寶已經不多,再加上這煙霞湖雖然看似平靜,但湖底下暗流涌動,復雜而兇險,就算是尋常圣人強者冒然潛入湖底,都有可能喪命于此。

游客初到煙霞湖,大多都只會贊嘆它的美景和古老歷史,但生活在這附近的人都知道,這煙霞湖其實是一座吃人不吐骨頭的兇地。

在小鎮上,年幼的孩童,是被明令禁止靠近湖邊的。

有游客想要租借船只,在湖面蕩舟,也需先簽下生死狀才可。

即便如此,如今每年淹死在煙霞湖里的游客數量,也超過數百人。

但還是有很多不信邪的游客,會絡繹不絕的趕來。

蘇辰下榻這家客棧的時候,老板娘就十分認真的告誡過他們,入夜之后,千萬不能靠近湖邊,更不能去湖中戲水釣魚,否者必然會厄運發生。

說的十分邪乎,但蘇辰怎么就這么不信呢。

我一千六的幸運值是白給的嘛?

所以天剛黑,蘇辰就決定去湖邊釣魚。

“哎呦,客人使不得,使不得啊!”

見蘇辰拿著漁具徑直走向后庭湖畔水提上,客棧老板娘忙不迭的前來勸阻。

蘇辰也沒說話,只是稍稍展露了一些氣息。

老板娘頓時不說話了。

“圣人在上,請恕小女子有眼無珠。”

“無妨,給我留兩個廚子就行,一會興許用得上。”

蘇辰淡淡一笑。

他和阿珂兩人來到了湖畔邊,掛上魚餌便開始垂釣。

此處水域雖然是岸邊,但是依舊很深,水色略顯渾濁,看不到底。

而且這煙霞湖確實有些古怪之處,蘇辰的神識雖然可以散發到湖底,但總給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似乎可以看清什么,但似乎又什么也看不清。

蘇辰不由留了個心眼。

“阿珂你聽說過這煙霞湖的兇名?”

阿珂搖了搖頭:“倒是從未聽人提起過,上次來的時候也是很早之前的事情,匆匆路過,也沒多留意。”

“你能感應清楚這湖底的狀況嘛?”

“朦朦朧朧,真假難辨。”

跟蘇辰差不多。

這煙霞湖,卻是不簡單啊。

不過這也阻攔不了蘇辰夜釣之心,畢竟這趟拜火教之行,賺的實在太大了,蘇辰需要一段時間來冷靜冷靜,不然很容易樂極生悲。

“上鉤了。”

蘇辰神色一喜,迅速提起魚竿,然而釣上來的卻不是魚,而是一只身長兩米多的綠毛龜。

綠毛龜嗚嗚叫喚著,很是害怕的樣子。

蘇辰搖了搖頭,將綠毛龜抓了回來,取下魚鉤,準備將它放歸湖中。

“咦,龜殼上似乎寫了什么字。”

阿珂好奇的說道。

蘇辰掃去龜殼上的苔蘚,還真發現有人在龜殼上刻了兩個歪歪扭扭的大字。

“救我……”求救信號?

蘇辰忽然好奇了起來,他直接將魂力打入綠毛龜的頭顱中,讀取它的記憶信息。

這一看,還真讓蘇辰找到了刻字求救之人的出處。

但準確來說,求救的不是人,而是一條魚。

這龜殼上的救我二字,是那條魚用自己的牙齒一點點磨出來的。

奇哉怪哉。

這明明的人族的文字,一條魚就算成精了,也不見得會用人族的文字來求救啊。

再說了,那條魚似乎也沒有被困住,那是求哪門子的救呢?

阿珂得知后,說道:“看來這煙霞湖確實有些詭秘之處,我覺得還是少管閑事為妙,誰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求救信號,或許是一個陷阱呢?”

阿珂說的也有道理,可蘇辰還算止不住的有些好奇。

但是冒然進入煙霞湖內,確實也有中陷阱的可能。

不合適。

蘇辰心思一動,伸手在綠毛龜的頭上抹了要神紋,與此同時,蘇辰的視野憑空多出了一部分,正是綠毛龜的視野。

他打算驅使這只綠毛龜幫他去探探情況,看看還能不能找到那條在龜殼上刻字求救的魚。

畢竟從時間上看,這救我二字已經出現好幾年了,能不能找到那條魚還是個未知數,只能碰碰運氣。

接下來蘇辰也沒什么釣魚的心思了,干脆從商城里買了極致鮮活的皇帝蟹,準備和阿珂去吃清蒸皇帝蟹。

周凝云……就算了,他這個徒弟只要有時間研究功法,一個月不吃不喝也毫無反應。

哪怕是在逃離拜火教的路上,她全程都沒停止過對天元道破的研究,現在也還在持續進行中。

吃飽喝足,蘇辰和阿珂返回客房,一起洗了個澡,做個做運動,不知不覺已經是后半夜。

等阿珂睡著,蘇辰眸光一閃,連上了綠毛龜的視野。

此時綠毛龜已經到了湖底深處。

蘇辰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赫然發現一只被黑色鎖鏈纏繞起來,鎖死在湖底一根石柱上的銀色巨龍!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