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有一扇洪荒門 > 第十六章:圣地弟子【新書收藏】
    “我是人族修士,不要誤會。”

    當江塵的聲音響起,頓時之間,眾人不禁露出了進驚訝之色,不過他們沒有立刻相信,而是仔細地打量著江塵,身上環繞各種光芒,也抽出武器,隨時準備一戰。

    只是站在江塵面前的書生,卻不由怪叫起來了。

    “金色神靈,禁奴,快跑啊。”

    他拔腿就想要逃離,但卻被銀甲男子給攔住了。

    “他是人族,我感覺得到,不是禁奴。”

    銀甲男子很非凡,他相貌英俊,英武十分,足足八尺身高,手持一柄散發星辰光芒的尖槍。

    若說江塵是類似金色神靈,那他就如同一尊銀色神靈般。

    他開口,眾人頓時徹底放下戒備,除了那個準備跑路的書生。

    “你是誰?”

    有人出聲,詢問江塵,有一些沒好氣,因為江塵差一點嚇死他們了。

    實際上對于這樣的誤會,江塵自己也感到一些不好意思。

    “在下江塵,散修一名。”江塵直接回答,也不掩飾什么,畢竟沒有什么根底,這幫人無論是面相還是穿著打扮,都不是那種殺人越貨的散修,所以江塵倒也實在。

    “散修?”

    “你一個散修,怎么敢踏入太古禁區?”

    “散修?你氣血旺盛可怕,產生金色光芒,在我眼中看來,如一口烘爐,怎可能是散修?”

    他們出聲,有一些驚訝,主要是江塵的太過于不凡,說是散修他們怎么可能信?

    倒不是瞧不起散修。

    而是所謂的散修,就是自己獨自一人修行,不借助宗門。

    散修最大的問題就是,資源和心法,沒有宗門支撐,哪里來的資源?

    江塵實力如此強大,而且看起來十分年輕,最起碼有一定背景,所以聽到江塵自稱是散修,他們不信。

    “是一名散修,不過年少時有一些機緣造化罷了。”江塵不想解釋太多,只是隨便含糊過去。

    這幫人倒也明白一些規矩,初次見面,誰都不可能說太多信息。

    “在下王霄,陰陽圣地內門弟子。”

    銀甲男子開口,自報家門。

    “李杜苼,陰陽圣地內門弟子。”

    “張建,靈虛圣地內門弟子。”

    “王姝,靈虛圣地內門弟子。”

    “陳音兒,玲瓏圣地內門弟子。”

    “白桃桃,玲瓏圣地內門弟子。”

    七人紛紛開口,倒也顯得很禮貌,沒有一點倨傲,除了還有一些木呆的書生。

    “圣地?”江塵驚訝,他對圣地到有一點了解,準確點來說,有所耳聞。

    圣地,代表著宗門的極限,整個仙俠世界,只有十個圣地。

    每一個圣地,最起碼需要擁有十萬年以上的傳承,才能自稱圣地,而且傳承不能斷,必須要十分強大。

    可以說,圣地是仙俠世界,最強的勢力。

    當然也有一些強大的勢力,不弱于圣地,但不稱圣地。

    譬如說四大古皇朝,佛教,妖族勢力,以及三大魔宗,還有一些其他勢力,這些都不弱于圣地,不過數量不多,有的缺少歲月沉淀,有的底蘊不干凈,還有的不愿意爭圣地之名。

    但無論如何,圣地代表著就是仙俠世界最強一批勢力。

    是最頂尖的勢力。

    傳承十萬年,底蘊恐怖。

    江塵沒想到,這群人居然是圣地弟子,相比之下,自己還真有一些不夠看的啊。

    “你是人族?”

    也就在這時,呆愣的書生回過神來,看著江塵不由大驚。

    這家伙反應似乎慢一拍,這才回過神來,他被嚇的不輕,不然也不至于這樣。

    “恩。”江塵苦笑的點了點頭。

    “王書書,你膽子怎么這么小?還圣地弟子,簡直是丟人現眼。”

    六人當中,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開口,這是白桃桃,玲瓏圣地的弟子。

    她比較活潑,直言不諱。

    這話一說,回過神的王書書不由沒好氣道:“那里是我膽子小,這里是太古禁區啊,遇到一尊金色神靈,誰不怕啊?”說完這話,王書書有一些沒好氣地看著江塵道:“道友,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啊?”

    江塵頗有一些無奈,不過的確是自己沒有及時解釋清楚,才導致這樣,這點的確是自身問題。

    “實在抱歉。”江塵拱手,也算是道歉了,王書書沒有較真,只是點了點頭,吐了口氣,方才的事情,的確讓他嚇個不輕,不過緊接著王書書看向江塵,不禁好奇道。

    “道友是散修,怎么進入太古禁區深處?”

    王書書隨意詢問,但這樣詢問,卻是有意的,這是在探底,他們還是不放心江塵的底細,說句實話,太古禁區內,詭異的很,圣地弟子又如何?

    該死還不是要死?

    “來禁區尋覓寶物,然后不小心被一頭白猿追殺至此。”

    江塵直接回答。

    “白猿?”江塵這話一說,馬上張建的聲音響起,他有一些驚訝,隨后立刻道:“是一頭金瞳白猿嗎?”

    “恩。”江塵點了點頭,同時有一些驚訝地看著對方,難不成那頭白猿很有名嗎?

    “那是一頭金瞳白猿,是獸王,半步天人,但實力遠超天人,并且肉身強大可怕,我一名師弟遭遇到了它,被它斬了。”

    張建開口,語氣當中充滿著憤怒。

    “節哀。”江塵點了點頭,不過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說一句節哀,隨后又開口道:“不過那頭畜生也快不行了,它被我重創,就算不死,也要元氣大傷,估計保不住王位。”

    江塵自信道,與此同時他有一些郁悶,要是能斬殺那頭白猿王那就好了,最起碼可平心頭之恨。

    “重創?”張建微微一驚,隨后點了點頭道:“能夠重創白猿王,江兄實力也是非凡,若是江兄也是要尋找出去之路,到可以結伴而行。”

    張建主動邀請江塵進入隊列當中。

    此話一說,其余六人表情不一,有不太愿意的,譬如說王霄,有很平淡的,也漠然的,也有喜悅的,唯一喜悅的是白桃桃。

    江塵不知道她有什么喜悅的,或許是因為生性好玩,所以多一個人,多一份樂趣。

    “若是諸位不嫌在下打擾,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江塵自然愿意跟他們走在一起,倒不是在乎他們是圣地弟子,而是聚集在一起,至少底氣更足一些,更主要的是,逃離太古禁區,多了一份希望。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