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紈绔邪皇 > 八十一章 恒定迅風(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
    <div id="content">

    葉凌雪似亦感應到二人間氣氛的微妙變化,有些疑惑的又把目光轉了回頭。可隨即她也觸電似的,瞬即就把視線轉回,臉上也再次泛滿了紅潮。

    若說她還只是衣物有些許殘破,有些衣不蔽體,那么嬴沖就完全是半裸的狀態,身上的衣服基本都成了布條。

    不過這情景倒還不至于讓她害羞至此,主要是她剛才回望的時候,發現嬴沖下身,已經撐起了好大的一塊帳篷。甚至隱隱能窺見,那丑陋的棍狀之物的雛形。

    這個家伙,怎么就不知羞?

    葉凌雪記得以前自己在長生觀修行的時候,也曾偷看過前輩修士留下的春宮圖。可這實物,她還是第一次得見,既覺好奇,又感慌張,心跳如雷。

    嬴沖本來還覺尷尬的,可此時見葉凌雪羞澀的模樣,反而是鎮定下來。驀然踏前一步,引得這對面的少女慌張不已,退步雙手環胸,嬴沖不禁一陣哈哈大笑:“姑娘稍待,我有事去去就回!”

    這小妞的模樣,實在是誘人。嬴沖感覺自己再不離開,估計會把持不住,直接就撲上去。

    不過他不敢用強,對面是七階玄修,符陣雙絕,自己絕非對手。

    要知這玄修沒落,并非因戰力弱于武者,而是難以入門,修行艱難。

    在不動用墨甲的情形下,武者一般都非玄門練氣士的對手。而似這女孩般的符陣雙絕者,戰力更是強到恐怖的地步。

    按嬴沖的估測,此女的實力,只怕可力敵不使用墨甲的小天位了。

    再次回到那寶庫,嬴沖將小周天袋里能倒騰的東西,都全數倒騰出來。

    里面除了生活用具之外,居然還有大量的新鮮魚肉,這多半是那百骨為自己和九玄準備的食物。嬴沖懶得在意,只覺這腥味難聞。打定了主意,這次回去之后就要請人幫忙,將里面的空間好好清理一番。

    花了半刻時間,嬴沖將這寶庫里面最值錢的東西,全數都裝入到小周天袋內。就連自己的煉神壺空間,也塞得滿滿當當。

    直到兩個空間法器,再騰不出任何空隙,嬴沖才滿含遺憾的走出這寶庫。

    那九玄神君身死之后,這處水下洞府,必定會被大秦官府發覺。不出意外,里面的這些東西多半都將落入大秦國庫,余下的一些好處則會被底下之人瓜分。反正是與他嬴沖無緣了。

    在返回那水池之前,嬴沖又在這水府內四下轉了轉,最后遺憾而歸。

    這整個洞府內,他居然就找不到一件像樣的衣物。而這里的所有建筑與裝飾,全都是晶石筑成,連一塊大一點布帛都沒有。

    嬴沖不禁暗暗腹誹,似這樣的所在,漂亮是漂亮了,可哪里能夠住人?不過也對,九玄與百骨本就不是人身。

    估計那小妞,之前也在這附近搜尋過了,否則不至于還穿著那破爛衣裳。

    而再當嬴沖返回那池畔旁時,卻見那女孩赫然正手持著那枚墨色玉圭,端坐到了那水池之上。

    應該是借用了這洞府內的禁法之力,那玉圭微放靈光,少女的身影也是漂浮在水面上,竟懸空而坐,不時打出一道道法決,引發這仙府之內元靈**。

    嬴沖頗是不解:“你這是做什么?”

    “是在借用仙府禁法之力,鎮壓水脈。”

    葉凌雪一邊施法,一邊隨口解釋道:“我想過了,那地下暗河的流量雖不足為患,可也不能不防萬一。借助這座仙府禁法,我可將暗河的水量再減三成。如此一來,這清江下游各處,當再無決堤之患。”

    嬴沖了然,笑了笑之后就在這池畔旁再次坐下。他面上雖有些不以為然,可其實還是有些擔憂。這女孩所為,乃是功德無量之事。自己幫不上忙,那就只能坐觀了,希望她能成功。

    還有那外面的情形,也讓嬴沖疑惑。半日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可這仙府依然是震動不休。那位九玄神君,分明還在瘋狂的沖擊著這座水府。

    好在還那女孩得了中樞陣盤之后,情勢就已穩定了下來,這震晃之勢微乎其微。

    略有些擔憂的再往府外看了眼,嬴沖心里已經有了些不祥之感,心潮涌動,極其不安。

    不過現在他多思無益,坐困水府,即便有什么兇險,他也無法可想,嬴沖只能收起了心思,專注于自己的事情。

    首先是那孔雀翎,需再次填充翎箭。也不止是翎箭,還包括了一些機括彈簧之類,需要花上不少時間。

    孔雀翎所需的構件皆強度驚人,而嬴月兒制作出來的這些機簧,明顯不符合要求。這些東西,也本就是臨時湊合出來的東西,沒可能常久的使用。

    此時嬴沖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成本,他僅僅只施展了兩次孔雀翎而已,這些零件就損壞了大半,

    幸好嬴月兒對他現在這情形,似早有預料,早就為他準備好了足夠的備件更換。

    所以這暗器發射一次,花費又何止是五千兩黃金?一萬五千金都不止!

    嬴沖卻覺甘之如飴,半點都不覺心痛。一次翎箭就能取一位天位強者的性命,再沒比這更劃算的生意了。

    把這件保命之物擺弄好,嬴沖就又看那邪櫻槍。此時這槍正化成了一只手鐲,套在他右腕處。

    在旁邊那少女面前,嬴沖沒敢將這槍展開,也同樣不敢在這時候,以意念進入煉神壺。不過當嬴沖才剛動這念頭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神念與這手鐲,隱隱有著呼應交融之感。而那本來銀白色的手鐲,此時赫然現著粉色,如櫻花般的紋路。

    嬴沖若有所思,記憶起當時他以此槍誅殺百骨神君的時候,那一桿銀白長槍,赫然都呈現血色,槍上展現的紋路,則仿佛是這把槍被片片血紅色的櫻花纏繞。

    ——這就是邪櫻槍中‘櫻’字的來由?

    相較于那時,這些櫻花的顏色,已是淡了不少。可也不知是否自己的錯覺,嬴沖這槍的氣勢,又強了數分,那槍刃,也似更凌厲了。

    而除了這些變化之外,嬴沖也發現自己無需再使此槍變化銀鏡模樣,就可以接觸到那邪櫻槍中,被他稱之為‘任務面板’的東西。

    而此時那五個任務之外,還多了一行字跡——‘特殊獎勵一:誅殺大天位大妖一只,獎勵‘妖元靈露’三十滴,三階玄門道法‘迅身術’永久加持一次。”

    后面還有‘是否領取’四字,以及一些注釋。言道那‘妖元靈露’中的靈氣極易消散,需要特殊的器皿才能保存,不可貿然領取等等。

    嬴沖不由大奇,他大致能猜到‘妖元靈露’是什么樣的東西,那必是所謂‘靈露’的加強版無疑,且多半取自被邪櫻吸噬的妖類。

    真正使他好奇的,是那三階玄門道法‘迅身術’的永久加持。據他所知,玄門練氣士確有此能,可將一些道法恒定于某人的身上。不過卻需大幅度的損耗壽元,一身修為也將倒退不少,所以輕易不會對旁人使用,

    難道說這邪櫻,也能有這樣的能耐?此事倒無需他猜測,稍后試試就知道了。

    恰好嬴沖剛收刮了百骨邪君的寶庫,其中就有幾個特制的藥瓶,勉強能達到要求。嬴沖便以意念,專注于那任務面板中‘是否領取’中的‘是’字。

    僅僅一瞬之間,他手中拿著的藥瓶里,就多了不少血色的靈液,靈氣逼人,色澤妖艷。同時更有狂風鼓蕩,纏繞周身,無數的元靈聚來,就在嬴沖的眼前,化成一個個玄異清奇的文字,隱入他的額心之內。

    嬴沖張大了嘴,詫異莫名。隨著這些符文聚成,埋入他的肌膚深層,嬴沖立時就有感覺,不但自己人輕盈了不少,身外也似有微風纏繞。

    <div align="center">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