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中國隊長 > 第十七章 嚴強
        咣鐺……

    咣鐺……

    寂靜的夜,只要火車鐵軌撞擊的聲音。

    1998年7月12日凌晨,嚴強坐上了前往沈陽的火車。

    文質彬彬,皮膚白皙,個頭不高的嚴強到現在還沒理順心情,他想不明白,為毛自己作為一個NBA板塊的記者,湖南經視的NBA解說嘉賓,居然tmd要跑到大老遠的沈陽,采訪什么鬼鄭志!

    這明明就是王勤波要干的事情。足球板塊不是他管的,是王勤波!可偏偏就讓他去了沈陽。

    越想越郁悶。

    直到他看了一下手表,發現時間已來到世界杯決賽開打前的十五分鐘,他才赫然醒悟。

    媽呀,可不就是為了看世界杯嗎?

    他王勤波不去沈陽,偏偏讓自己去,肯定是為了看世界杯決賽……

    悲劇。

    他抓了一把已經有些油膩的頭發,心情就更加不爽了。

    他同樣想不明白,明明在遼寧有分支機構,為什么還要派他過去……

    26歲的他終究還是年輕,水深到他根本理不清思緒。

    “急死人了,也不知道誰會贏,羅納爾多,你可一定要幫巴西隊拿到第5座世界杯冠軍。”

    他是個羅納爾多的球迷,一直支持羅納爾多和巴西隊。

    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原因……

    不能看世界杯決賽是真的太痛苦了,偏偏現在還在火車上,等火車到站的時候,世界杯也就結束了。

    鄭志。

    都怪鄭志那個家伙!

    不經意間,他把火氣撒在了鄭志的頭上。

    如果不是鄭志,他也不可能會去沈陽……

    幾乎一夜未眠,他總算來到了沈陽。剛到酒店的時候,天才蒙蒙亮。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問柜臺的美女服務員。

    “世界杯誰贏了?”

    美女服務員愛理不理的,好像不想搭理他。

    “喂,”

    “你不會不看世界杯吧?”

    嚴強是真的很想知道結果,估計全世界也就剩下他不知道是誰贏了。

    美女服務員瞟了他一眼,很不耐煩地爆了粗口:

    “傻叉法國。”

    嚴強的第一反應并沒有意識到服務員爆了粗口,而是僅僅聽到了“法國”二字,他的心思只在勝負上。

    “你說誰贏了?”

    “法國!你特么耳聾啊!”美女,服務員突然吼了出來。這哪里像一個服務員的態度啊,就像和嚴強有仇似的,要不然就是死了爹娘……

    “……”嚴強差點沒站穩,一個踉蹌差點往后倒了下來。

    猶如晴天霹靂,五雷轟頂!

    “法國?”

    “啊啊啊啊,”

    “怎么可能!”

    嚴強不敢相信比賽居然是法國贏了。

    美女記者卻是嚇了一跳。

    “哎,沒事吧?”

    “你可別死在這里呀,今天晚上已經有很多人像這樣子了。”

    “不就是輸錢了嗎,我也輸了,你一個大男人,你tmd……”

    嚴強好不容易站穩之后,趕緊把左手扶在柜臺前,生怕自己真的摔了。

    美女服務員還真是一語中的,他就是買球了。

    尼瑪,

    不靠譜的羅納爾多和巴西啊,你們怎么可能會輸,老子的5000塊打水漂了。

    “你真沒開玩笑?”

    “我開什么玩笑,巴西被打得連老媽都不認識了,0:3,羅納爾多就像在場上夢游,法國那個死禿頭進了兩個頭球,還有一個,好像是叫佩蒂特進的。”

    “被坑死了!”說到這里,服務員的心情也不好了。

    “唉,我說我們能不能不聊這件事情了,你到底要不要住店,住的話趕緊拿身份證出來。”

    ……

    嚴強似乎沒聽到,表情依舊十分木訥。

    5000塊雖然對于他來說不是很多,但也是他足足一個月的收入了,還是又要做記者又要做嘉賓才能掙到的錢,結果現在直接打水漂了。

    該死的大學同學,騙子!滾蛋!

    嚴強在心底里大罵他的大學同學。要不是他的大學同學,他也不至于把5000塊錢壓在巴西身上,現在連內褲都輸光了。

    嚴強并不是一個喜歡賭球的人,但他想著在長沙買房子,這不在大學同學的慫恿下,就想著利用世界杯的機會撈一把,沒準兒就把買房錢給撈出來了。

    可世界杯打到最后一場,他算來算去自己還賠了3000多,這最后的決賽,他就想著直接壓一口大的,然后把本錢贏回來也就算了。

    可誰知道他的大學同學慫恿他買巴西贏,結果就悲劇了……

    其實在他來沈陽之前,他還特意問過王勤波,王勤波給出的意見是大熱必死,擁有東道主優勢的法國必捧杯,可嚴強選擇了相信他的大學同學……

    “唉……”嚴強是真的沒有一絲力氣了,差點兒連身份證都抓不穩。

    “唉,你賭了多少啊?”服務員也好奇了,“我就壓了一個月生活費200,”

    “呵呵,200?”嚴強冷笑道,“我就這一場決賽,我就輸了5000,之前的比賽加起來,累積輸了3000多,我以為最后一場可以扳回來的,誰知道最后還倒賠8000多,唉……”

    這下服務員的表情呆了,這才是真正的賭徒啊。他忍不住一邊說話,一邊打量起嚴強來,似乎生怕嚴強沒有錢付房費一樣。

    “好吧,那你打算是住標準間,還是住普通間?”

    “普通間……”

    都輸了8000多,哪里還敢住標準間?

    想了想他又補了一句,“但你的發票要給我按標準間開,我至少要在這里住上十天。”

    服務員原本不高興的,但一聽到說住十天,態度立馬又變了。

    “好嘞,沒問題,這就給你把房開好,要不這樣,我那標準正在給你打點折?普通間畢竟不好住……”

    “不了,越便宜越好……對了,這里離大西區不遠吧?”

    “不是很遠,過三個街道就到了,但是大西區很大,看你要去什么地方了。”

    “酒店里有地圖,我可以免費給你提供一份。”

    “那大院呢?就是你們省訓練運動員的那個地方。”

    “那不在大西區,但也不遠。”

    說完服務員掏出了地圖,給嚴強指了指。

    嚴強點了點頭,“謝謝。”

    “酒店有泡面吧?”

    “有……”

    真慘啊,只能吃泡面了……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