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福妻高照 > 第三十四章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田多福越提醒越心驚,他萬萬想不到她的記性會這么好!

    有些她比劃的工具在他師傅那里根本看不到,是其他大師傅做壺用的,她竟然也記得!!

    難道他這個妹妹在這方面真有很高的造詣?

    田如月比劃完基本工具就不在比劃。

    她很注意分寸,因為其他的工具在這個落后的朝代肯定沒有,要是現在就從她嘴里蹦出來,馬甲就崩了!

    等所有人都接受了她會做碗之后,在故意嘗試做茶壺,再一點一點的添加各種工具。

    一臉興奮的仰望著比她高兩個頭的田多福:“大哥,我記性不錯吧,我準備找木匠把剛才那些工具全部做出來,再回憶一下其他師傅是怎么做碗的,自己多研究研究,一定可以做出來。”

    田多福:“……找木匠做工具是要花錢的。”妹妹一心想上天,如何告訴她,沒有鳥兒的翅膀她會摔的很慘?

    田如月點點頭:“我知道啊,我今天上山挖了一些草藥,明天去京城的集市上看看能不能賣掉。”

    田多福瞬間皺眉:“張獵戶的腿就是被狼咬瘸的,以后不準再上山!”

    老實人一點強勢起來還有點可怕,田如月瞅著他,淡淡的反問:“你很快又回去窯廠上工,我不上山挖野菜,等著活活餓死嗎?”

    田多福終于忍不住紅了眼眶,彎腰提起木柴抗在肩膀上,轉身這才道:“以后挖野菜就在山腳下挖,別進深山老林。”他不敢回頭看一眼可憐的妹妹,他恨自己沒用!

    “我知道,我會注意安全的。”田如月目送著他離開,轉身回屋插上門,跑進了廚房。

    屋外,剛剛躲起來的衛晉再次現身。

    看著田多福消失的方向收回目光,瞥向不遠處晾曬的陶土。

    當時見她背著一包袱的土下山,他就感覺到奇怪。

    她竟然想在沒有師傅教導的情況下自己做出碗。

    他不信小的時候見過其他師傅做過,到今天她還能記得。

    可她那蠢大哥卻輕易被她給騙了。

    這個女子……身上的疑點更多了!

    她不會是……別國派來的細作?衛晉眉頭深鎖的思考,要是細作也該混進各大官員的府中做小妾或是丫鬟打探消息,哪有混進窮鄉僻壤給人當女兒的?

    這個女子身上疑點重重還互相矛盾!

    奇了怪了!

    突然聽見屋內傳來動靜瞬間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一邊小心翼翼的藏身,注意不被路過的村民發現,一邊透過連窗戶紙都沒有的破窗戶朝里偷窺。

    只見她背對著自己,正在埋頭挖什么東西。

    一只黑貓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瞬間發現了偷窺的衛晉,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瞬間拱起背朝他發出嘶嘶的叫聲。

    正在挖破罐子的田如月立馬轉身,一臉緊張的朝窗外張望。

    沒見到任何可疑的地方,低頭瞥了一眼仍舊在嘶嘶叫的黑仔,狐疑的走到窗邊朝外邊看了一會,轉身走近黑仔蹲下去看著它:“仔仔,你看見什么了這么兇?老鼠還是蛇?”

    黑仔卻往地上一坐,抬起貓爪舔了起來。

    田如月感覺自己好像被耍了,走回原地繼續挖,但是這一次她不再是背對著窗外,而是挖幾下就往外邊看兩眼。一直到她把破罐子挖出來,也沒發現任何異樣。

    掏出被藏起來的血玉跟幾十文錢一起揣進懷里貼身收藏,又把空空的破罐子埋了回去。

    干完活洗了個手,轉身抱著黑仔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田如月就被村里的大公雞叫醒。

    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還是黑的,卻還是起床刷牙洗漱。

    穿戴好了之后把貓仔裝進新做的包袱里,掛在胸口上路。

    她不認識去京城趕集的路,所以她需要一個向導。

    于是她瞄準了六弟田多財,等在了他上學堂必經的路上。

    不多時,等來了幾個結伴上學堂的孩子,有的背著自制的帆布包,有的手里空空如也,有的卻拎著菜籃子。

    這個時代沒有流產、結扎這回事,女子一旦結婚生到不能生,每家每戶最少五、六個孩子,有的甚至十幾個,很多都是餓死、病死,能養到成年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石頭村孩子很多,但是真正能上學堂的卻沒有幾個。

    田家能供出一個田多貴已經是捉襟見肘,原本田多財是無法上學堂的,可二姐田如花卻嫁給了教書先生余生,所以他才能免費上學堂。

    田如月站在路邊,看著田多財低著頭,神情低落的走在幾個孩子的最后。她主動走了過去,路過幾個孩子身邊時,他們突然朝她做鬼臉。

    不等田如月反應過來,呼啦一下子趕緊跑走了。

    田如月瞥了他們一眼并沒有去追,走到田多財的面前忽然問:“怎么不高興?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

    田多財抬頭看著她搖了搖頭:“姐夫是教書先生,他們哪里敢欺負我。”

    田如月想了想猜測:“那是祖母又打你了?”

    田多財‘哇’的一聲突然抱住了她大哭了起來。

    田如月手忙腳亂的趕緊安慰他:“你有事說事別哭了,你看你眼淚鼻涕全弄到我身上了!”

    田多財:“……”猛地推開她眼神幽怨的瞪她。

    田如月無視他哀怨的小眼神,伸手放在他的頭頂一頓揉:“快說啊,不說我走了。”

    田多財打掉她的手:“昨晚上我聽見祖母跟爹爹說,要托人給四哥稍去銀子還有一籃子的雞蛋,我實在嘴饞,偷偷拿了一個結果被發現了。祖母打我,爹爹罵我,連娘也說我不對,嗚嗚嗚嗚……他們心里只有四哥沒有我!!哇啊……!”

    田如月看著他啕嚎大哭的樣子,沒有安慰反倒訓斥:“你還是不是男人?哭有用?你看我差點病死在床榻上的時候我哭過嗎?我差點被祖母逼著嫁給一個死人,我哭過?如今又被趕出家門與老鼠同居,我有沒有哭過?難道你一個大男人連我一個小女子都不如?”

    田多財懵了一下,抽抽噎噎的反駁:“……你眼瞎嗎?我不是大男人。”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