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傲世仙醫 > 第九十八章 元嬰
        看著葉寒的舉動,身在人群之中,和別人一樣在看著熱鬧的綠蘿,則是又一次皺起來了眉頭。
      畢竟在他看來,獨自一人就向整個宗門挑戰,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為了出風頭甚至不顧自己性命安危。
      今日葉寒種種表現,給綠蘿留下來的表現就是,好色喜歡出入風月場所,而且個人十分沖動,好出風頭。
      畢竟師父對于她從小的培養不僅僅是修煉上的,更多的還有為人處世上的,畢竟作為未來綠微山的接班人,自然是從小就得開始培養。
     因為葉寒的這一劍,整個流云宗附近都是一片轟鳴聲音,雖然流云宗的護宗大陣,并沒有因為就受到什么破壞,但是造成的動靜自然也是不小。
      葉寒想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自然還不會傻到繼續和流云宗的護宗大陣較勁,這么做的目的也是為了逼迫著流云宗宗主現身,沒有了大陣的束縛和顧忌,葉寒更是如魚得水。
      沒有一會兒的功夫,數道身影直接從流云宗之內疾馳而出,而此時此刻,周圍趕來看熱鬧的也是越來越多。
      流云宗這邊,一邊只出現了三道身影,除了神色看不出喜怒哀樂的流云宗宗主,就只有臉色微冷的流水長老,以及那神色難看的趙執事。
      隨著葉寒的離開,以及兩位金丹長老的受傷,流云宗的實力也是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變故倒是讓前來看熱鬧的楓葉谷人馬,一個個幸災樂禍不已,他們甚至還巴不得葉寒能夠重創流云宗,這樣以后他們楓葉谷說不定還能夠有著機會。
      “哼,你還有臉回來,把我們流云宗的東西交出來。”
      一現身,流云宗宗主就訓斥著,看著葉寒的神色帶著冷意,一瞬間,葉寒算是氣極反笑。
      周圍的人都在眼巴巴的看著,這種口頭上的交鋒,不過是動手的前奏而已,事情的真相他們都不太關注,畢竟真真假假外人誰能夠知情,他們關注的只是今天事情走向的結果。
      “你們流云宗還有什么東西值得我去拿,倒是你帶著整個宗門偷襲我,沒想到被我跑出來了吧,真火想要拿,你就盡管動手好了,今天我就給你機會。”
      葉寒嗤之以鼻的說道,都不想和流云宗宗主多說廢話,因為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報復流云宗宗主,還不是跟他打口水戰。
      流云宗宗主嘴唇微張,還想開口說著什么,但是葉寒卻是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語,“不要廢話,有本事直接干一場,不然解釋就是掩飾。”
      葉寒的舉動,贏來周圍部分修士的叫好,畢竟他們就喜歡這種爽快的,而且這些修士哪一個不是人精,從雙方的表現來看,自然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了一些數。
      流云宗宗主被葉寒弄的一時說不出話來,臉色變得更加陰沉難看了,所以眼睛盯著葉寒,漸漸有著兇光浮現。
     “好,你可不要后悔!”
      流云宗宗主胸膛微微起伏,畢竟有的許多話,如今卻是不好開口,畢竟周圍還有這么多人看著,雖然真火確實是他想要的東西,但是名聲也是固然重要,要不然以后沒了名聲,恐怕流云宗的發展更是舉步維艱,畢竟不管是流云宗還是楓葉谷,都是得靠著靈丹過日子。
      葉寒淡然一笑,對于流云宗宗主的威脅更是不屑一顧,畢竟流云宗宗主雖然是個金丹境界后期的修士,但是卻是一個丹修,所以葉寒還是有著信心能夠和流云宗宗主抗衡,畢竟如今自己的殺伐手段也是多了起來。
      當下,流云宗宗主話音落下之后,葉寒氣息就開始提升,手中的“殘月”也是開始不斷的綻放著劍光。
      但是一直盯著流云宗宗主的葉寒卻發現,似乎流云宗宗主嘴角微微勾起來了一抹弧度,帶著陰沉的笑意,這倒是讓葉寒有些心里不安,畢竟好歹他也是心性謹慎之人,奈何眼下周圍這么多人,自己也放話出去了,所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自己身懷兩種真火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這次出手,葉寒也沒有打算留手,雖然暴露真火,憑借著自己目前的實力,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但是葉寒也想過來,這次事情結束,自己就在州城不出,等著煉丹大會的到來,也沒有人能夠把自己怎么樣,畢竟州城誰敢動手。
      而等到了煉丹大會結束,想必自己也能夠找到一方勢力,最不濟自己還有著綠微山這個退路,雖然這個退路,哪怕是葉寒的心中,也是沒有很大的底氣。
      青蓮真火緩緩浮現,青色的火光搖曳,虛空之中那有些縹緲的火焰規矩成一朵青蓮。
      許多修士都是第一次見識這青蓮真火,頓時都紛紛發出驚呼的聲音,畢竟三十六種真火,都是十分稀少罕見,今天能夠見識到,也算是開了眼界。
      流云宗宗主冷眼旁觀的看著那青蓮真火,內心卻是一種火熱,如果不是之前出了意外,恐怕今天這個青蓮真火就是自己了。
      如果自己能夠獲得青蓮真火,之后的一切恐怕都可能會改變,但是眼下卻是沒有那么多后悔藥,而且今天哪怕葉寒不上門,恐怕他也會主動找上葉寒,這也就是為什么整個流云宗都沒有如臨大敵的氣氛,因為他們自然是有所依仗。
      看著那威力氣勢驚人的青蓮真火,流云宗宗主哪里敢托大,畢竟這種真火哪怕沾染到一點,他可是能夠連魂魄都直接灼燒的。
      紫藍色的靈光涌現,只見流云宗宗主身上有著一件衣甲浮現,紫藍色的衣甲看起來十分的寬厚,但是氣息卻是十分穩重,赫然是一件靈器。
      而且在流云宗宗主的手中,也是多了一件靈器法寶,氣息鋒利,放眼看去,竟然是一件火紅色的葫蘆。
      葫蘆一尺大小,不知道是用著什么材料煉制而成,但是那份氣息卻是貨真價實的。
      流云宗宗主氣息彌漫,最終停留在了金丹境界后期,這種緊要關頭,似乎流云宗宗主也是拿出了所有流云宗的底蘊,畢竟相傳流云宗還有一口鎮宗之寶,不過那是用來煉丹的丹爐,所以自然沒有什么殺傷力。
      此時此刻,流云宗宗主整個人似乎十分的冷靜,看著葉寒的神色也是面無表情,仿佛看待一個死人一樣,甚至在眼神的深處,還有著一股怨恨。
      流云宗宗主的氣息一經釋放,立刻就給了葉寒一股壓迫感,畢竟金丹境界后期的修士,氣息自然是十分強悍,就差金丹破境,凝聚元嬰了。
      就在這個時候,流云宗宗主突然笑了,笑容燦爛,似乎是想要讓葉寒死個明白一般,然后開口說道。
      “知道為什么流云宗這幾個人來沒有任何動靜,那是故意等著你養傷完來找我,這這樣就可以省去我主動找你的時間了。”
      葉寒眼眶一縮,似乎這個流云宗宗主有所準備,就是等著他主動上門,只是葉寒想不明白的是,流云宗宗主有著什么依仗,事到如今了,還能夠有著這么大的依仗。
      畢竟在萬花樓的時候,玉墨就已經給過消息他了,表示流云宗這幾個月低調的不像話,也沒有見到誰外出,更沒有請來援手。
      只是,流云宗宗主說了這么多,似乎不打算在繼續解釋下去,也沒有那個耐心,直接率先動手起來。
      丹修殺伐手段很差,所以一般只能夠借助著法寶的威力,加上丹修往往神識比較厲害,所以煉化的法寶數量也是能夠比普通修士多很多。
      流云宗宗主一出手,就是微抬手中那個有著一尺大小的火紅色葫蘆,每一件靈器自然是有著不小的威力,而這火紅色葫蘆,立刻噴出一股火光,周圍的溫度也是瞬間變得熾熱了起來。
      雖然這火光不能夠和真火相比,但是威力也是不小,加上是經過流云宗宗主的手釋放而出,所以威力可想而知。
      流云宗宗主看著身懷真火的葉寒,就想用同樣的手段對付葉寒,畢竟這種地心離火,威力不如真火,但是也不是葉寒能夠隨便擋住的。
      流云宗宗主就是想讓葉寒,被迫放棄著對自己使用真火,所以才率先下手。
      可是流云宗宗主的算計卻是落空了,青蓮真火,緩緩綻放著蓮葉,直接朝著流云宗宗主而來,至于那地心離火幻化的火龍,葉寒沒有管他。
      只是紫色火光浮現,葉寒直接操控起來了‘紫宵云紋鼎’之中的紫元真火。  
      隨后呼嘯聲音連綿不絕,紫元真火直接將那張牙舞爪的地心火給吞噬,周圍熾熱的溫度,仿佛也是在此刻下降了許多。
      流云宗宗主似乎有些傻眼,畢竟沒想到真火的威力比他想象的還要高,一瞬間流云宗宗主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畢竟這真火原本可是他有機會獲得的!
      當下,嫉妒情緒彌漫的流云宗宗主,似乎有些失去了冷靜,看著葉寒的神色直接帶著濃郁的怨恨,下一刻也是打算不在隱瞞,陪著葉寒繼續耗下去,畢竟再這樣耗下去,恐怕就得陰溝里翻船。
      為了今天,這幾個月可以說他犧牲了太多,畢竟這犧牲的可是他的未來!為了流云宗他直接相當于放棄了以后的大道。
      所以對于葉寒的怨恨,壓痕就做不得假,隨后流云宗宗主的氣息,竟然再一次提升了起來,強悍的威壓,直接到了元嬰境界的層次。
      這種變故,倒是讓不少人目瞪口呆,畢竟元嬰境界,絕對是強悍的存在,哪怕是那些一流勢力,甚至是圣地,元嬰境界的修士也是不多,屈指可數。
      這種驚人的變故,哪怕是葉寒也是有些懵了,一瞬間也明白了流云宗的依仗,竟然是流云宗宗主破境,怪不得從頭到尾,流云宗宗主都是這么底氣十足。
      一時間,周圍許多看熱鬧的修士,不免紛紛搖頭,有些惋惜葉寒了,恐怕今天葉寒的下落兇多吉少。
      而看著葉寒神色的呆滯,流云宗宗主直接得意的笑了起來,心中的不快,終于有了幾分舒暢。
      而虛空之中的青蓮真火也是很快就被葉寒收了回來,這個時候他自然是需要全力以赴面對接下來的危機,所以不適合在隨意出手。
      場中的局勢,瞬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葉寒也是強迫自己迅速的冷靜下來,思考著如何是好。
      同時心里暗罵一聲,自己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流云宗宗主這個時候會破境,早知道就不拒絕風月門的好意了,這個時候葉寒哪里還有半分報復的心思,而是直接相信怎么能夠跑路。
     周圍看熱鬧的修士雖然多,但是這種事情,沒有誰會隨便插手,畢竟那樣就范了忌諱,而葉寒也從來沒有指望過誰,無論什么都是只能夠靠自己。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