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異數定理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把消息燒給他們
 “怎么會有這么扯淡的權能?”

對于赫胥黎描述的事情,兩名女性達爾文斗犬給予了一模一樣的反應。

“不可能的!你當時絕對是重傷神志不清了吧!”

辛德瑞拉神色怪異。

何云婷也很疑惑:“沒道理……這不可能的……”倒是夏吾,眼前一亮:“這很cool啊!怎么會有這么逆天的權能?

好強!好強!”

沒錯,必須感嘆一下,這個權能實在是太強大了。

夏吾自己都沒有看到旁白的能力。

雖然他嘗試過和作者對話,但是他也不知道作者有沒有回話。

雖然他堅信,作者安排這樣的劇情,一定是有意義的……但是,萬一作者真的只是一個人渣,只是在水字數呢?

“不不不,孩子,你還沒明白這件事的意義吧?”

辛德瑞拉將自己發型都抓亂了。

她扳著夏吾的肩膀,大聲說道:“一部全知視角的小說,然后里面的內容都會在我們這個真實的世界發生……這是什么權能?

開了全知視角的權能啊!天哪……天哪!有什么事情是那個家伙不能知道的嗎?

他什么都有可能知道。”

夏吾點了點頭。

這部小說不是“有限視角”而是“全知視角”。

有很多角色不知道的信息會在旁白之中暴露出來,有很多角色內心的思考會被作者的筆觸暴露……剛才赫胥黎敘述的經歷之中,奧倫米拉就念出了赫胥黎心中所想的內容!這就意味著,這個世界對于奧倫米拉而言,可能沒有什么秘密……“這也意味著,我確實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啊。”

夏吾握住拳頭,做出一個“太好了”的動作:“有別的例子來提高‘我是主角’這個事實的可信度了!你們看到了吧!哈哈哈……我果然是主角!現在有或然神的權能可以論證這一點了!”

“不……”赫胥黎搖了搖頭:“我持相反的觀點,夏吾。

你再好好仔細想想,即使以貝葉斯認識論而言,‘你是主角’這件事的可信度也沒有增加,它反而是降低了……”“哈?”

夏吾皺眉:“你再說什么蠢話啊赫胥黎,這么鐵的證據,你居然也能視而不見?”

“你有沒有考慮過另外一個可能?”

赫胥黎盯著夏吾,緩慢的說道:“這個權能的真面目,不是傳統的‘預知未來’,而是類概率系的‘讓事態朝著特定的方向收斂’——或者說,如果真的有預言之神從或然世界涌現,那么他們的權能也都會是這個樣子……”何云婷看著赫胥黎。

她很快就明白赫胥黎的意思了。

當她再次看向夏吾的時候,眼神就已經不同了。

甚至夏吾在何云婷的眼中也變了個模樣。

何云婷覺得,夏吾身上的神秘要素變少了。

周圍的野獸臭味、地上的血跡甚至房間的昏暗,此時便不再是單純的將夏吾包裹起來——夏吾也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

夏吾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主角”,甚至第六概率魔法·主角屬性都不曾存在過。

一切的真相,就是奧倫米拉。

不管是奧爾格·劉還是夏吾,都只是“預言”之中的提線木偶……這才是“預言之神”這個權能的恐怖之處。

很快,辛德瑞拉也瞪大了眼睛。

她看著夏吾,眼神之中溢出一點同情……想到這一層其實并不困難。

就好像這部小說強調過很多次的那樣,奇跡宇宙并不存在“時間”這個概念。

至少奇跡神靈們不知道什么是時間。

它們剛剛來到平凡宇宙的時候,甚至都沒有“記憶”這個機能。

“記憶”是腦對經驗過事物的識記、保持、再現或再認。

重點在于“經驗”,即“曾經體驗過的事物”,是“過去的事情”。

奇跡宇宙沒有平凡宇宙的“過去”。

人類與圣逐所理解的時間軸,在那邊就不存在。

也正是因為如此,盡管太陽系之內有“時間”,但是卻沒有多少針對“時間”這個事物的奇跡。

奇跡宇宙就沒有這種奇跡。

而通過認知再現奇跡的技術——也就是“魔法”,自然也就缺失了這一塊。

對于魔法而言,“過去”是虛妄,“未來”是虛無,只有“現在”才是真實。

因此,只存在在“現在”決定“未來”的魔法,魔法是不會受到“未來”的影響的。

預言術不會憑空取得未來的信息。

即使在平凡宇宙已經能夠通過超光速封閉類時曲線做到“前知”的圣逐,也沒法在太陽系內再現這一技術。

“預言權能”之所以前所未見,也是因為這個古代地球人深信不疑的東西,與奇跡宇宙的規則相違背了。

比起“奧倫米拉能夠獲取未來的信息”這個顛覆人類對奇跡所有理解的猜測,“奧倫米拉的權能使得事項收束在‘夏吾是主角’這件事上”更為可信。

這本不難想到的。

但夏吾卻想了有一會。

“哦~原來你們是這個意思啊!”

夏吾點了點頭:“你們懷疑,我的主角光環不是主角光環,是奧倫米拉權能導致的?”

何云婷與辛德瑞拉對視一眼。

——這個反應……比預想之中平靜好多啊?

“這不可能啦,不可能。”

夏吾搖頭:“我是主角,這是真實不虛的……”赫胥黎有些急了:“你還沒聽懂嗎?

現在,你所能感覺到的一切跡象,都有可能是奧倫米拉權能所導致的……甚至你的想法……你的……不,甚至你在奧爾格那個老東西的實驗室里生出‘我是主角’這個想法,就是他的權能所致!你明白嗎?”

“不,是你不明白。”

夏吾搖搖頭,右手在空中虛劃幾下,比劃著“連線”之類的東西:“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存在一種基本的相關性,一種內在的、神秘的聯系主宰著萬事萬物的軌跡……奧爾格·劉創造我的目的,就是去探索這個軌跡……我只是很難對你講述這個過程,人類的語言沒法容納這個真實。

但我得說,‘我是主角’這一點毋庸置疑是真的。

奧倫米拉的權能非常可怕,它同樣觸及了這一層真實,某種意義上甚至比奧爾格·劉的后續實驗體走的更遠。

但是,‘我是不是主角’這件事,和這是兩碼事,明白嗎?”

“奧倫米拉明顯很強,但是我是主角……”“不……不是……”赫胥黎覺得很無力。

手銬離體之后,他一度有一種“我力量無窮”的錯覺。

但是……他的力量并不能用來拽出人腦之中的某些神經、改變一個人的認知。

在某些事上,這個力量是無用的。

他意識到,自己取回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觸及夏吾所在的深淵。

夏吾拍了拍赫胥黎的肩膀:“別介意啦,別介意。

我懂的,搞笑小說經常會有這樣一種橋段,那就是角色順著正常的思路走,然后最先排除一個正確答案,以此制造誤會,達到‘讓角色窘迫’的目的……擁有超越視角的觀眾知道這些角色犯了個錯,但是角色不知道。

這會讓讀者們發笑。

我懂的。

你不必為自己的智商不如我而感到羞愧。”

赫胥黎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門上。

夏吾從何云婷手上接過那把費鋼左輪,頂住自己的太陽穴。

這讓赫胥黎驚駭欲絕。

他一把握住夏吾手中的槍管,叫道:“就算信仰破滅也不用這樣吧!你說得風輕云淡,其實已經信了我對不對?

你這是何苦……”“哈?”

夏吾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赫胥黎意識到自己好像是誤會了什么,但是沒有放開手:“你這是……”“之前說好的,我確認了能夠借助那個芯片從或然世界離開之后,就去把你頂頭上司也拉上來。”

夏吾面無表情的說道。

如果不是完全拒絕奇跡的費鋼子彈,那還未必能夠打死他。

夏吾是會下意識操控流體的。

如果他自我保護意識太過旺盛,子彈就會自動從他皮膚上滑過,如同液體一般。

赫胥黎悻悻的點點頭,放開手,然后又好似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握住槍管,大喊:“不行!”

夏吾不耐煩:“又怎么了?”

“聽好,就算你是主角,你也未必是那種……那種一帆風順的主角。

甚至這個作品,是會以你的死亡為結局,明白嗎?”

在意識到夏吾并非是無所不能的小說主角,而是權能塑造出的產物之后,赫胥黎便轉變了自己的態度。

至少他確實不希望夏吾因為“仗著主角不死定律作死”而真的死了。

誰也不知道奧倫米拉手上的小說到底是寫什么的。

萬一那是個諷刺劇或者悲劇怎么辦?

何云婷也點了點頭。

她也認可了這一點。

所以她出聲道:“你現在就算自殺的話,也未必能夠保證出現在李隊長他們身邊吧?

我覺得我們需要坐下來,稍微合計一下。”

赫胥黎這才反應過來:“你們已經知道那個芯片具體的使用方法了?”

“超級破解小子”強制啟動的芯片未必是它正確的用法,看赫胥黎幾次轉移都是迷迷糊糊或者歪打正著的。

他實在是不知道這個到底遵循了什么規律。

何云婷搖了搖頭:“我們目前只知道離開那個困住我們的空間的條件是戰斗,然后稍微測試了一下‘戰斗’這個概念的范圍。

更具體的也不知道……”赫胥黎點了點頭:“那確實需要坐下來商量一下了……我還有其他的同伴,我們先去將這個堡壘清理一下,然后帶他們進來吧。”

現在,這個地方的強弱已經逆轉了。

在被手銬限制的情況下,赫胥黎仍舊強過這個堡壘的絕大部分守衛。

如果沒有瓦達德的話,他甚至可以從容的從外面一路打進來。

而現在,赫胥黎摘掉了手銬,瓦達德卻被斗犬小隊俘虜了。

這個堡壘之內已經沒有任何可以阻擋赫胥黎的力量了。

或許女暴君阿里瑪·赫爾奇對斗犬小隊有那么一點威脅。

但就算她真的來了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斗犬小隊唯一的目標也只是解除這個城市里或然神的威脅,他們并不需要占據這座城市。

就算與阿里瑪·赫爾奇爆發沖突也沒關系,只要度過這一兩天就好。

赫胥黎打算先清理掉一部分守衛,然后控制住一批人。

他要占據這個地方的同時掩蓋自身的痕跡。

至于具體的做法,當時是對那些人說“你體內被植入了致死的詛咒,如果想活命就乖乖聽話”云云。

想要控制一個人,其實并一定非要社會系魔法或者涌現系詛咒。

何云婷也站了起來:“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現在反而不大放心赫胥黎了。

赫胥黎畢竟是申請執行第二十二條行動準則的人,并且剛才也表現出了不符合身份的攻擊性行為。

何云婷得稍稍盯著點。

大概幾分鐘之后,這一塊區域的武裝就被無聲無息的解除了。

大部分人都是被視線死角處、陰影之內伸出的手一把擊暈。

在確定局面受到控制,并且沒有遠程監視之后,何云婷迅速找了一個十字路口——或者說兩條花園小徑的交界處。

她掏出一枚附魔粉筆【魔法師常用的工具之一】,快速在地上畫了個圈,然后跪在地上,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來。

赫胥黎從陰影之中走出,來到何云婷身邊,奇怪的問道:“你這是在干什么?”

這個儀式……應該是魔法儀式吧……怎么說呢?

非常的眼熟啊?

“把情報燒給隊長。”

赫胥黎沉默了一下:“這個……中文之中‘燒給’和‘捎給’是一個音,我是不是理解錯了?”

“不,你沒有理解錯。”

何云婷搖了搖頭:“事情就是這樣的。

那個迷宮位于所謂的‘斗魔界’內。

而斗魔界是普拉文人宗教之中的‘彼岸’,也就是‘死后的世界’。”

“隊長正是借助了這個概念,從過去民間習俗之中創造了一個簡單的通訊魔法,用來傳遞信息。

這個魔法非常的可靠。”

何云婷如此說道。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