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無限防御 > 第236章 鋒芒
    羞辱,這小子就是在羞辱少閣主!

    浮爾忍不住了,此人不但行強盜行徑,而且還對少閣主如此輕視,這是已經是在對他們整個萬劍閣發出的戰書了。

    什么北離宗,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小宗門罷了。

    “狂徒,與我一戰!”

    他欲動身,但卻是被方良攔下了。

    浮爾說:“少閣主,您讓我殺了這小子,他這是完全沒有把咱們萬劍閣放在眼里,若是讓別人知道了,是會取笑咱們的!”

    他一臉激動,但方良卻并沒有理會,也可能是因為面癱的緣故。

    他問池頓:“為何讓我?”

    “為什么?因為我覺得,你勝不了我。”池頓的回答,令方良的兩個隨從火冒三丈。

    “喂!那個誰,你不裝能死啊!”

    浮爾指著池頓,破口大罵。

    但池頓卻覺得沒什么,他說的本就是實話。

    能夠進來仙域的人,不過是問術而已,若是沒有什么特別的本領,想靠修為壓他?

    自從有了神心鏡的保護,池頓整個人都硬氣了起來。

    拜托,這可是直接無視了所有靈術的魔免神器啊!

    至于物理層面上的攻擊,目前能讓池頓感到壓力的,也就季久一人而已。

    與季久對練數日,池頓從未見過他全力以赴的樣子。

    那潛藏在凡人之軀中的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

    “好!”

    方良的回答,只有一個字。

    池頓從他的臉上,看不出喜怒,方良隨手撿起地上散落的一根樹枝。

    剛剛還對池頓一臉憤怒的兩個隨從,在這時,好像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樣,急速的退到了十米外。

    哦?

    見連他自己的隨從都躲遠了,池頓覺得這個叫方良的人,可能是真的有點真本事吧。

    方良拿起樹枝以后,那看似呆滯的眼神,竟是變得犀利了起來。

    好像一把抵在池頓喉嚨處的利劍。

    不過池頓說:“你不是說,不需要劍嗎?”

    “良不知池師弟的修為幾何,所以用此物替劍,免得傷了池師弟。”方良平淡的說,池頓呵呵一笑,有種被人懟回來的感覺。

    “是嗎?那就來吧!”池頓在原地坐好,但是看上去卻沒什么趕緊。

    一根樹枝,想傷我?

    先有個神海境的修為,再問問我那快四百倍的防御同不同意。

    方良上前幾步,站在池頓的面前,很禮貌的說:“那,良便失禮了!”

    嗖——!

    一道微風掃過池頓的臉頰,半截樹枝掉在地上。

    方良的第一劍……竟然已經斬完了?

    “啊,斷了。”

    方良好像很驚訝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半截樹枝。

    池頓撓撓頭,說:“喂喂,你不會真以為這破樹枝能傷我吧?”

    本以為他是呆,這會兒池頓開始感覺這個人,有可能是個傻子。

    他覺得方良拿著根樹枝是在鬧著玩,但方良的那兩個隨從可不覺得,都是臉色驚訝的看著池頓。

    沒想到,在方良的一劍過后,池頓居然依舊什么事情都沒有。

    這不真實!

    方良卻是很認真的點點頭,可點過之后,又是搖搖頭,將手中的樹枝丟掉。

    豎指成劍,指向池頓說:“池師弟可要小心了。”

    終于要動真格的了嗎?

    來吧!

    畜生!?

    池頓已經擺好了架勢,用雙臂擋著臉。

    嗖——!

    可一如方才,又是一道微風拂過。

    沒有靈氣波動,也沒有元素出現,方良的劍指,只是速度很快的從池頓的面前一掃而過。

    除此以外,什么都沒有。

    池頓睜開眼,有些不耐煩了,說:“你到底想不想贏了?”

    “想。”

    方良的回答也很淳樸,絲毫看不出他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然而……

    “不可能,少閣主這一劍他怎么也能安然無恙的接下來?”

    “這人的肉身,怕是已經到了極高的境界,須斬不足以破開他的防御!”

    浮爾兩人,很認真的在說著,就好像,方良剛剛的攻擊真的有多么了不起一樣。

    這仨人有完沒完……

    這兩位兄弟當真不是為了哄少爺開心而來到這里的?

    開玩笑也要有個尺度吧!

    搞得就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認真一樣。

    池頓無奈的放下了胳膊,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他忽然看見了一件奇怪的事。

    袖子……怎么裂開了?

    颯!

    肩部的衣袍自然滑落,前胸涼嗖嗖的,池頓也是被這詭異的一幕嚇到了。

    剛剛,他是真的做出攻擊了啊!

    池頓的視線從自己身上移開,看到了方良那極度認真的眼神。

    轟!

    身后一道微不可查,如同鋒利刀刃劃過石頭一樣的聲音,后知后覺一樣,突兀的響起。

    靜放的巨石從中分離,樹木攔腰折斷——隨之倒下。

    方良并未持劍。

    也并未動用靈氣,平平無奇的揮一揮手,居然就能造成這般神奇的景象。

    “真厲害,你這是怎么辦到的?”池頓興奮的看著方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不可……

    方良來不及阻止,池頓擺弄著他的手,上下翻看著。

    “怎么回事兒,他居然抓住少閣主的手了?!!”

    浮爾驚呼,這個人的肉體是什么做的,他丫還是人嗎?

    萬劍閣有著上古傳承的修煉秘法。

    人人都知道,萬劍閣寸鐵不留。

    明明是劍道門派,卻不需要任何一把兵刃,他們像在用自己的行為鄙視那些追求劍道的人。

    誰不知,想要在劍道上有所造詣,首先要有一把絕世好劍傍身。

    天下宗門唯有萬劍閣不同。

    他們的門規中有這樣的一句話。

    萬劍藏于身,呼吸可為刃。

    他們不需要武器,因為他們的身軀便是武器,便是劍。

    這也是為何萬劍閣的那個弟子,是個體修的緣故。

    萬劍閣注重淬煉肉身,不過能夠讓肉體具有武器的特質之人,卻是極少。

    “過來過來,你照這個切一下!”池頓拽著方良,舉著他的手指,在一棵大樹上劃過。

    樹干被干脆利落的斬斷,沒有一點瑕疵。

    然后……池頓玩上癮了。

    “啊!!混蛋,別拿我家少閣主當玩具!我殺了你啊!!”

    浮爾繼續保持火冒三丈模式,但卻也沒敢過去。

    ‘出鞘’狀態下的少閣主,可是一把敵我不分的雙刃劍。

    怪物!

    都是怪物,那種遠超靈寶的鋒利度,卻被眼前之人隨意的抓在手里。

    “池師弟,良還有一劍,不如……”

    “我靠!!還能切菜,你這也太好用了吧?”

    “池師弟,第三……”

    “你還有沒有什么別的比較方便的功能啊?我想,咦?衣服壞了……”

    可能是不經意間的掃過,池頓的衣服變成了開胸款。

    “池師弟,還有第三劍,你若接下,便是良敗了。”

    他正色了一下,眼神間的呆氣弱了一些,卻有些飄逸出塵的味道。

    不過,感覺少了什么,像是個沒有感情的物件一樣。

    池頓與其對視良久,輕聲道:“修行者修心為主,我在你的眼中看不到絲毫的生氣,你確定以這種狀態,能夠勝的了我?”

    沉默ing……

    方良:“池師弟別鬧。”

    “切!”

    池頓切了一聲,注意力轉移大法居然也有失效的時候。

    這小子眼神變了之后,難不成智商也會隨之上漲?

    “來吧來吧,說好的最后一劍。”

    無奈,最后一劍看來不接不行了。

    這個家伙的攻擊,無聲無息的,池頓甚至一點感覺都沒有,也不知道能不能防的住。

    終于,池頓從方良的身上感覺到了不同的氣息。

    風起云涌間,銀甲少年目光如劍,只手為劍,呼吸為劍。

    明明是個人,卻怎么看,都像是個東西。

    萬藏神劍,恐怖如斯。

    池頓承認他是在占對方便宜,不過……他看起來真的是好劍啊!

    不對不對,他真劍?

    吾友方良有神劍之姿!

    神劍靈體天生來,氣貫長虹十萬里!

    好詩!

    “池師弟,這一劍,我會認真的斬下去。”

    不過方良的樣子,卻好像有些猶豫,他的兩個隨從早就躲到了看不見的地方。

    他這種體質,估計也和錦鯉一樣孤僻的很吧?

    唉,一個可憐人。

    “來吧,憑你的劍刃,根本不可能斬斷我的一根手指!”

    池頓表面平靜的把手伸出去,暗地里隱隱運轉鐵衣術。

    心中卻是忐忑不安的問自家的主治醫師,青葉大夫。

    “手指斷了能不能接回來?”

    “能啊……不過您無需擔心,眼前這劍人神劍體遠不及天寶靈器,還不足以斬開您的肉身防御。”

    青葉大夫順手給池頓打了一記強心針。

    池頓滿血復活。

    “你這么說人家是劍人是不是不太禮貌?”

    “主人你剛剛說了好幾次!”

    “那就當我沒說。”

    “可我聽到了呀?”

    “你自閉了,什么都不知道。”

    池頓過河拆橋,準備迎接方良的第三劍。

    淡淡的神光無方良的劍指之上顯現,純色的光華將鋒利顯露無疑。

    方良一步踏前,揮手既斬。

    寒光一閃間,萬物都失去了顏色。

    清風徐徐飄過,落葉一分為二。

    空氣形成了一處渦流,狂涌著。

    池頓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被斬了,被一劍斬了。

    身首異處,視線挪轉。

    這種感覺大概持續了兩秒。

    他才回過神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完好無損……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