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非凡保鏢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人比人,氣死人
    姑娘,你還是太天真了,不懂辦公室政、治啊。張一帆默默嘆了口氣,道:“立刻向孟總道歉。”
    “啊?”樂鶯傻眼,隨即以為張一帆沒聽清楚自己剛才的話,飛快道:“是孟總插手我們商務部的事……”
    這件事,可不就是商務部的內部事務?孟子雨憑什么亂入?
    張一帆強忍著才沒有爆發,道:“要么你馬上辭職,要么你向孟總道歉。”
    “什么?”樂鶯以為自己聽錯了,剛想問清楚,話筒傳來忙音,張一帆沒有給她分辨的機會,掛了電話。
    張一帆的聲音不小,李冰就在樂鶯旁邊,兩人的對話全聽得真真的。他道:“聽張總的。”
    樂鶯這才發現李冰在這兒,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般道:“經理,張總讓我向她道歉!明明是她錯了嘛。她插手我們商務部的事。”
    你知道什么呀。李冰無語望天,強忍著才沒有說出那個只有極少數人才看出端倪的秘密,道:“什么我們他們的?你要明白,對外,巴拉里里是一個整體,我們都是巴拉里里人,哪里分你我了?你們在上班時間鬧成這樣,孟總讓你們回去工作,有錯嗎?你怎么能因為孟總負責設計部就輕視她?”
    “我沒有輕視她。我只是覺得,她管不到我們頭上。”樂鶯很委屈,在一向佩服敬重的李冰面前,堅定地表示自己的真實情緒。
    “不是跟你說了嗎?巴拉里里是一個整體,你們上班時間吵架,不僅傷了同事之間的和氣,也影響設計部正常工作。設計部天天加班,被你們耽誤一小時,晚上就得多加班一小時,被你們耽誤兩小時,晚上就得多加班兩小時。現在你還覺得孟總讓你們回去工作是錯誤嗎?還說孟總管不到你頭上嗎?”
    李冰沒有高聲,可這會兒辦公室落針可聞,張云飛和牛雷雖然離得遠,還是聽到了。兩人對視一眼,都覺得李冰越來越像一個管理者了。嗯,干得不錯。
    樂鶯不得不承認李冰說得對,自己和蘇元康確實影響到別人工作了。進而想到,姜小魚會挺身而出,訓斥自己和蘇元康,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可心里承認錯誤是一回事,向孟子雨道歉是另一回事。她長這么大,什么時候向人道歉過?她倔強地咬緊下唇。
    李冰道:“小鶯,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人在社會上行走,不能隨心所欲,得學會妥協。你今天只是一個業務員,這樣倔,會害了自己。哪天成為部門經理,繼續倔,那是會害了整個部門的。
    說實話,你沒有改掉這個臭毛病之前,我不敢推薦你成為商務經理。”
    巴拉里里選拔人才的方式之一,就是由上級推薦,一般只要業績表現尚可,頂頭上級推薦,會很快通過。李冰成為商務一部的經理,就是張一帆推薦了他。
    樂鶯身子顫抖了一下,抬頭看李冰。
    李冰認真看著她的眼睛,道:“你是我招進公司的,我得對你負責,你沒有改掉這個毛病之前,為你著想,我不會推薦你。因為你并沒有長大。”
    樂鶯震驚了。她一直以為巴拉里里和她呆過的那些公司不同,這里沒有處處針對她的同事,沒有看她不順眼,找她麻煩的客戶,李冰更是一個好上司,她需要他幫忙談單,他二話不說,幫她把客戶拿下,一分錢提成都沒分她的,路上買飲料,還是他掏的錢。
    現在,他說不會推薦自己!
    他怎么能這樣?他怎么可以這樣?
    “經理!”樂鶯一開口,眼淚就下來了,她可不認為哭是丟臉的事,不哭不足以表達她現在委屈的心情。憑什么就不推薦她呀,不推薦她,她怎么升職?誰不知道公司將不停開分公司,分公司行政總監、商務總監、商務經理是標配啊,就算競爭不上行政總監,能當商務經理也行嘛。
    還真說哭就哭。孟子雨撇了撇嘴,飄然去張云飛辦公室了。一進門,見兩個男人對坐喝茶,悠閑得很,不禁有上當受騙之感。她跳出來是為什么?還不是擔心倆妹子找張云飛對質,張云飛難做嗎?
    這貨倒好,沒當回事。
    張云飛招呼她坐,重新泡了茶,把一杯熱騰騰的茶放她面前,道:“喝吧。”
    心愛的男人喜歡喝茶,她最近也開始學著喝一點,以張云飛的經濟條件,喝的都是好茶,回甘悠長,哪是普通的茶能比?
    她把茶喝了,再瞪張云飛一眼,想想牛雷在座,忍住了沒發作。
    牛雷瞧瞧孟子雨,瞧瞧張云飛,笑了,道:“小孟想教訓張云飛,我當沒看見。”
    張云飛意味深長地笑,道:“孟子雨知書達理,哪會當眾給我難堪?你想多了。”
    這是夸我嗎?是夸我吧。孟子雨心頭狂喜,一絲不快早沒影了。
    見孟子雨笑得眼睛沒了縫,哪里還有一點氣乎乎的樣子?牛雷感概:“難怪這小子能左右逢源。這就是本事啊。天生的會哄女人。”
    張云飛才十九歲,除了天生有女人緣,實在找不出第二個解釋了。
    “噓。”見孟子雨有話要說,張云飛食指就唇,做了個禁聲的手勢,指了指外面。孟子雨秒懂,不再說話。
    三人一齊豎起耳朵聽外面的動靜。
    李冰從小見不得女生在自己面前哭,上幼兒園把小女孩打哭,為了哄小女孩,會把舍不得吃的糖果遞過去。長大后更是見不得女生的眼淚,只要女生哭,她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會想辦法摘下來。
    可現在不一樣,眼前這姑娘,是他的下屬,職場不分男女,不能因為人家長了副女生的皮囊,就被人家的眼淚攻勢擊倒。
    李冰在心里不停為自己打氣,故意臉一沉,道:“你沒改掉這個毛病前,推薦你,是害了你。要知道,權力越大,責任越大。你這樣喜怒無常,讓下屬無所適從,不僅影響極壞,效率也上不去。
    當然,以你的業務能力,只要徹底改掉這個毛病,升職機會還是有的。這個我可以保證。”
    “我改不掉。”樂鶯繼續抹淚。
    “那就老老實實當基層員工,不要去想升職加薪的事。”李冰硬梆梆丟下一句,加快腳步,逃也似的走了。沖進廁所,長吁了口氣,特么的,女生的眼淚殺傷力太大了有木有。
    老老實實當基層員工!以后再無升職機會。不,張一帆讓我辭職,我的工作就快保不住了。樂鶯哭著追上,在廁所門口守著,待李冰平復心情,推門走出來,馬上迎上,抹淚道:“經理,張總讓我要么辭職,要么道歉,嗚嗚嗚。”
    李冰一頭黑線。我就是知道張總要你道歉,你肯定不肯,才分析得這么透徹嘛,你現在對著我哭個沒完,算幾個意思?
    “道歉一下不會死。我說得很清楚了,人總要學會長大,才能承擔更多責任,想不承擔責任,又要更多權力,是不可能的。”李冰說完強忍著不去看她,回自己位子去了。
    我沒長大嗎?樂鶯呆呆站著,眼淚淌了一臉。
    這時候哪能少了呂家豎,他遞了兩張面巾紙過去,輕聲細語道:“道個歉有什么大不了?我說了你別生氣啊,這事你們有錯在先,要不是你和蘇元康吵起來,哪有這些破事?”
    見樂鶯兇巴巴的,呂家豎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
    “走,回去。”樂鶯扭頭走了。
    “去哪兒……哎,你等等我。”呂家豎趕緊追了過去。
    過了幾分鐘,商務部聯系業務的聲音漸漸多了起來,前臺有人說話,一切恢復正常。牛雷笑道:“李冰這小子,還挺像那么回事。”
    “S市分公司的商務總監給他,怎么樣?”張云飛道。
    牛雷正有這個意思,不過人事命令得張云飛說了算,所以他沒說得太直白,見張云飛同樣看好李冰,于是道:“讓他試試吧。”
    解決一個職位了。張云飛感概:“商務總監的人選不怎么難,缺的還是行政總監。我說孟子雨,你們設計部,就沒有合適的人選嗎?”
    巴拉里里鼓勵員工跨部門競聘上崗,卓華鋒就是成功的例子,設計師也不是不可以成為行政總監嘛。
    孟子雨見張云飛一句話決定李冰的前途,心中滿滿的全是驕傲,心愛的男人就是有魄力,會識人,有能力給別人機會,要是閨蜜知道自己交這么優秀的男朋友,不知會怎么羨慕自己呢。
    她正發散思維,猛然聽到張云飛問她,忙道:“沒有。”
    “怎么就沒有了?你應該鼓勵他們爭加競聘。設計師可以從人才市場招聘,行政總監只能內部選拔,還是得緊著行政總監這個職位。”張云飛最近為人選煩心,說話間揉了揉額角。
    “你很累嗎?”孟子雨緊張了。
    同時和兩個妹子交往,能不累嗎?牛雷腹誹,自己可是一直只有老婆一個女人哪。周文芳是他的初戀,大學時談的戀愛,畢業后結婚,哪像張云飛這貨,才十九歲就有兩個女朋友了。唉,人比人,氣死人哪。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