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16章 黑夜行動
李華生聽小光說風險大,警覺地抬眸問道“快講講情況。”
小光憨憨一笑,坦言道“這個木屋四面環山,配備了嚴密的空中防御系統,智能化程度高。除了厲哥坐的那架直升機,其余任何飛行物都會被打下來,包括無人機。
如果走陸路,原本大瀑布有一個洞穴可以通過。不過厲哥為人謹慎,一年前你們走過,他就炸毀棄用了,已經不具備通行條件。
另外,厲哥的真實行蹤和目的從不告訴任何人,包括貼身保鏢,都是臨時下命令。所以今晚他到底回不回木屋,還會有變故。”
李華生垂眸沉思片刻,不解地問道“木屋住了不少人,你們都是怎么進出的?生活用品和各項物資都是如何運輸的?”
小光答道“李叔,我正要說這事。厲哥花費半年時間,重新打通了一條洞穴。不過只有他身邊的幾個人從洞里通行過。
厲哥對手下人管理的非常嚴格,負責外圍和內勤的保鏢都是分開的。我是守外圍,每次按要求裝好物資,把車開到大瀑布,交給厲哥的隨身保鏢,他們負責運進山洞,再交給負責內勤的保鏢。
雖然我沒進過,不過聽一個喝醉的內勤保鏢提過,新洞穴里有很多惡狗,厲哥想殺的人,直接趕進洞里喂狗。他們都很害怕,談洞色變。”
李華生垂眸沉思片刻“你們多久送一次物資?最近一次是什么時候?”
小光抿唇說道“基本上半個月送一次,主要根據需求決定。物資清單一般會提前三天提供,讓我們去采購和準備。不巧,今天下午剛剛送過。除了蔬菜肉食,還多了一些水果和女孩用的生活用品。”
李華生寒眸睨著,自言自語道“看來,厲震天三天前就知道依研今天會來金三角。我真是大意了。”
面色嚴峻,點開手機里的圖冊“這是沈君南,你在外圍見過嗎?”
小光點點頭,“見過。大概一個多月前,何澤影帶著一男兩女來見厲哥。厲哥非常高興,親自坐直升機出來接的人。那個男的就是照片里的人。
兩個女孩一個是白雨薇,一個是她妹妹。厲哥見到沈君南,發很大的脾氣,當場拿棍棒打了他一頓,手段很殘忍。
照厲哥的脾氣,他能發這么大的火,應該會立刻殺人。但是卻沒開槍,只是讓人給姓沈的小伙子注射毒品,然后拖上直升機去了林中木屋。后面,沒見到那個小伙子出來過。”
“我女兒李依研,見到了嗎?”李華生邊說邊點開小丫頭的照片。
小光搖搖頭“我們都知道她是厲哥的夫人,他很看重夫人,今天下午,冒著風險,親自去邊境接她回木屋,沒有在外圍停留。”
李華生沉思片刻,幽幽地問道“小光,木屋的內勤有沒有關系較好的,能否打聽一下依研和君南的情況?”
小光呵呵一笑,“這個好辦,我現在打個電話,稍等啊。”
過了五分鐘,小光放下電話,平靜地說道“叔,情況問到了。厲哥出來會朋友,確實不在木屋。沈君南被關在舊屋地下室,樓下有十幾個保鏢看守。李依研被限制在新屋二樓,樓下由厲哥的干將肖南獨自把守。”
李牧眼眸微轉,接過話“依研只有一個保鏢看守,營救條件挺好啊。”
小光皺皺眉“牧哥,那個肖南還有他哥哥肖北,是非常厲害的角色,深受厲哥賞識。他們能以一敵十,不容小窺。”
頓了頓,繼續說道“我聽內勤說,晚上洞穴的惡狗會放出來,大概有十幾條。那些狗只怕厲哥、肖南肖北還有個別幾個保鏢。其他保鏢都很怕,晚上基本在舊屋,不敢出去,怕被襲擊。”
李華生沉吟片刻,抿唇說道“聽你這么說,現在首要任務是找到進去的方式。飛進去不可能,舊洞穴被炸了。今晚行動救人有些倉促,咱們還要好好籌劃一下。
小光你先回去吧,厲哥在外圍,出來時間太長會被懷疑。”
小光微微點點頭,他出來時間不短了,厲哥疑心重,擔心會暴露,告別大家,扭身消失在叢林中。
小光走后,已近午夜,大家都睡意全無,斗志昂揚地瞅著總指揮。
李華生讓張山調出網絡地圖,示意大家過來看看。他在飛機上先做了功課,這個四面環山的險地,確實易守難攻。
沉吟片刻,幽幽地說道“這個地形圖,我研究過,山峰很高,外面一層是土,里面是巖石,所以咱們不可能短期內挖一條山洞。如果能找到厲震天挖的新洞口,就事半功倍了。”
頓了頓“交接地點在大瀑布,物資又是以整車裝運,洞口應該離地面很近,而且洞口很寬。大冰、張山,你們帶上兩名警察,把無人機也帶著,兵分兩路,以大瀑布為中心,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分頭去找新洞口。
大瀑布附近比較敏感,恐怕會被厲震天的保鏢監視。所以,趁著夜色趕過去,別打草驚蛇。
我初步算了,如果你們都沒找到洞口,圍著大山一圈,加上返程,差不多需要七天時間。咱們就以七天為限。七天后,無論能否找到新洞口,都要返回營地。”
大冰和張山點點頭,去屋外收拾隨身物品了。
李華生面色微怔,幽幽地說道“姚局,你是咱們警隊攀巖高手,還要辛苦你一趟。”
姚局憨憨一笑“瞧你說的,我來就是完成營救任務的,辛苦啥。再說,秋寒受傷的事,我一直很內疚,如果能盡早救回依研,把老婆孩子還給他,我心里也好受些。”
李華生感激地抿唇說道“好。我想咱們還是要做好兩手準備。萬一找不到新洞口,就要嘗試翻越山脈。
姚局、李牧,你們帶兩名警察,去大瀑布對面的那座山。兩山之間接口有處峽谷,海拔最低。看看有沒有越過山頭、攀爬下去的可能性。”
姚局和李牧點點頭,領命。
陶子上前一步,“李叔,我小時候常去峽谷玩耍,那里海拔低,可實際向下很深,路并不好走。你讓我和他們一起去吧,我熟悉路。讓蘇珊負責監聽厲震天,行嗎?”
李華生垂眸略微沉思,“這樣吧,陶子和姚局一起去峽谷,李牧留下來和我一起負責監聽、收集情報。蘇珊,我另有安排。”
頓了頓“姚局,你們也即刻出發,利用夜色的掩護趕路,白天找個隱蔽地點休息。這座山手機信號不好,咱們也約定七天,七天后無論是否能攀爬越過峽谷,都要返回。”
四人領命,收拾好裝備,消失在黑夜之中。
現在只剩下三人,李華生瞅一眼蘇珊,抿唇說道“蘇醫生,謝謝你能來金三角幫忙。我聽張彬彬說,依研有很嚴重的孕早期出血,她可以暫時瞞著厲震天,時間長了,肯定會露陷。
我想請你去港口醫院,如果依研有了突發狀況,她的血型很稀少,厲震天應該會找血漿,或者找婦科醫生,到時候,就有了接近機會。”
蘇珊明白了李華生的意思,莞爾一笑“李叔,這就是我的專長,打打殺殺的事還真做不來。港口醫院剛好有常駐的紅十字會醫療團隊,都是老朋友,加入團隊很便利,也不會引起懷疑。”
李華生欣慰地點點頭,“好,你先去休息休息吧,天亮了,我讓飛行員送你去。”
蘇珊微微一笑道“李叔,從美國飛到附近的航班剛好是晚上落地。我們經常半夜去港口醫院紅十字會報到。現在出發,剛剛好。”
李華生呵呵一笑“好吧,看來大家都是黑夜行動。”
晚上飛機起飛,燈光很亮,擔心引起注意,飛行員做了特殊處理,把能關閉的燈盡量關閉。
李華生看過定位,厲震天還在距離營地30公里的地方一動不動,音頻里也沒有任何聲響,估計是喝醉睡了。
叮囑飛行員一定要繞過厲震天定位地點,再飛去港口醫院附近。
不一會,飛機起飛,人都走了。營地異常的安靜。
李華生和李牧,一人一個接收器,掛在耳朵上聽著,兩邊都沒有聲音,電腦里顯示的定位地點一跳一跳,只是位置都沒變。
一個多小時后,大冰和姚局分別匯報了進程,路上一切順利。
在這樣一個靜悄悄的原始森林腹地,李華生和李牧都想到了十年前的臥底任務。他倆在金三角與各類毒梟周旋,三年后,精準收網,抓了一批毒販。可謂是打了個大勝仗。
兩人邊監聽邊回憶往事。忽然,李華生的手機響了。是張彬彬。
張彬彬答應李華生第一時間匯報沈秋寒的病情,樂呵呵地說道“李叔,晚上安臣給秋寒做了詳細的檢查,剛剛綜合評估結果出來了。
他的腰椎神經沒有被子彈破壞,腰椎骨可以用最新型的合成材料接上,重新站起來的可能性在70%以上。秋寒等不及,要求明早就做手術。我和安臣都覺得可行,現在正做術前準備。”
李華生笑容滿面“真是個好消息,那邊你就多操心了。讓秋寒安心做手術,不要牽掛這里。我們這邊也很順利,姚局和大冰分別帶隊去找進山的新路,七天后他們就能返程。
我和李牧在營地堅守,收集情報。蘇珊去了港口醫院紅十字會。”
剛掛了電話,李牧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是小光?
李牧有不好的感覺,急切地問道“小光?有新消息嗎?”
小光應該是在奔跑,邊跑邊喘,上氣不接下氣,“厲……厲哥做了手術,你們快走……啊……”
最后一聲‘啊’把李牧嚇了一跳,聽著掛斷的手機發出焦慮的忙音,驚詫地回味剛剛那番話。
“小光有新消息嗎?”李華生隨口問了句。
李牧濃眉擰著,幽幽地說道“他一邊跑一邊喊,斷斷續續,提到厲震天做手術,還讓我們快走。”言畢,兩人視線相對。
難道小光在警告他們,有危險?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