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婚途不知返 > 108:他被徹底放養了


    自從溫昕回到A市后,葉成蹊明顯感覺他和秋書語見面的次數下坡似的驟減。

    這又有兩三天沒見了,葉大少爺開始莫名覺得煩躁。

    手指甲啃了一個又一個,大白兔奶糖吃了一顆又一顆,但解壓的效果并不顯著。

    “啪”地一聲合上了文件夾,微沉的臉色昭告著他再一次進入辦公狀態失敗。

    放棄當一個“溫柔體貼”的藍盆友,他拿起手機撥通了秋書語的電話。

    適當的查崗是必要的,否則他鬧心。

    “喂。”秋書語很快接起,溫柔的聲音令某位大少爺緩緩展眉。

    “在干嘛?”

    “剛剛辦理完入職,待會兒要和系里的老師們出去聚一下。”她似乎還在忙,因為他聽見好幾聲和她打招呼的聲音。

    “那等結束了我去接你,晚上一起吃飯。”

    “今晚恐怕不行……”秋書語的聲音中充滿了歉意,輕輕柔柔的讓人不忍心責怪,“再過兩天我的假期就結束了,晚上團長約了我確定后期的演出事宜。”

    “……”

    所以他被徹底放養了是嗎?

    雖然心里老大不樂意,但葉成蹊卻絕對說不出“放棄工作,我養你”這種話。

    秋書語很喜歡撫琴,能以自己的興趣為工作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他替她高興都來不及,根本不可能阻止。

    而且……

    以前他不是也因為工作冷落過她嗎,都是報應,他得受著。

    不僅受著,還得表現的沒有絲毫委屈或是勉強。

    強打起精神,葉成蹊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輕快些,結果卻并不那么盡如人意,“你先忙,有事打電話給我。”

    “嗯。”

    “那……”他猶豫著,沒有立刻掛斷電話。

    “成蹊?”

    “嗯?”葉成蹊下意識應了一聲,過了一會兒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她說了什么,“你叫我什么?!”

    “成蹊啊。”秋書語的語氣再自然不過,仿佛一直以來她就是這么稱呼他的。

    握著電話的手緊了又緊,掌心甚至在一瞬間沁出了薄汗。

    她不會知道,他等這兩個字等了有多久……

    喉結微動,葉成蹊狀似淡定的啟唇,實際上聲音都有些細微的顫抖,“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想告訴你……”她輕笑,聲音抹了蜜一樣甜,“我有想你。”

    后來秋書語又說了什么,葉成蹊壓根沒有聽清。

    只是覺得她的聲音在耳邊繞著,但具體是什么內容他無法集中精力分辨。

    只知道……

    她說想他。

    機械般的掛斷了電話,葉成蹊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毫無意識的彎了唇,頰邊浮現出兩個大大的梨渦,一雙漂亮的月牙眼微微瞇起,眸光黑亮黑亮的。

    莊衍諜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么一副詭異的畫面。

    誠然,發起脾氣來的葉成蹊很恐怖,但他這么燦爛的笑著,明顯更恐怖。

    腳步微頓,莊衍諜眉心一跳,最先做的事就是道歉。

    “對不起,我應該先敲門再進來,我重來一次。”他一臉認真的檢討,說完之后就走了出去,然后……

    就沒再進來過。

    經過他這么一鬧騰,葉成蹊才終于回過神來。

    看著電腦屏幕上映著的自己含笑的臉,他一臉嫌棄的皺眉。

    這笑的像個大花癡似的人,真的是自己?!

    嘀咚——

    手機響了一聲,顯示有微信消息。

    葉爸爸超萌的Q版頭像顯示在懸浮框上,后面是他發來的一條信息。

    【兒砸,什么時候帶兒媳婦回家呀?】

    葉成蹊:“……”

    這個萌萌噠的語氣是腫么肥事?

    他本來想裝作沒看見,可忽然想起什么,便在輸入框內敲下了一行字。

    【當初您追媽的時候,是怎么解決她身邊那些電燈泡的?】

    書語忙著工作事小,溫昕那個沒眼色的才事大呢。

    秉持著“我爸是撩妹高手”的認知,葉大少爺難得虛心求教。

    消息發過去不過幾秒,葉爸爸的回信就傳了回來。

    【給她們介紹男朋友啊。】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

    對呀……

    他怎么沒想到這一點!

    沉眸思索了片刻,葉成蹊按下了座機,“讓莊總來我辦公室。”

    2分鐘之后——

    莊衍諜拉著時傾站在門口,面色忐忑。

    “我說……”時傾掙了掙手臂,一臉的不耐煩,“老大叫你,你非得拉上我干嘛?”

    “我這不是心里沒底嘛。”拿著手里的文件扇了扇風,莊衍諜壓低聲音對她說,“你沒看見剛剛老葉有多嚇人,一個人坐在辦公室傻笑,差點沒給我嚇尿了。”

    “……”

    白了他一眼,時傾轉身就走。

    “誒……你這時候拋下我不管,你還是不是兄弟啊……”他伸長了脖子瞎喊,卻只得到了時傾決絕的背影。

    蘆淼等人眼瞧著,朝他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莊哥,鋼巴嘚!”

    “……”

    一群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

    深深的吸了口氣,莊衍諜這次先敲了門,得到葉成蹊的允諾后才戰戰兢兢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身后……

    是紀遠清他們興奮八卦的目光。

    走進葉成蹊的辦公室,莊衍諜發現他已經斂了笑意,恢復了平時不茍言笑的模樣,懸著的心這才稍稍回落。

    然而——

    還沒等落到實處,就見葉成蹊眼神挑剔的上下打量著他,時而皺眉、時而沉吟,看得他心驚肉跳的。

    這是……

    要干啥?

    在莊衍諜驚疑不定的猜測下,葉成蹊緩聲丟出了一顆炸彈。

    “你談戀愛了嗎?”

    “哈?!”莊衍諜一臉懵逼,驚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有喜歡的人嗎?”

    一臉驚悚的看著葉成蹊,莊衍諜下意識的環胸抱住了自己,一副小媳婦做派,“我警告你啊,我可有秋書語的聯系方式,逼急了我可是會向她告狀的。”

    葉成蹊:“……”

    指間轉著的彩鉛“啪”地掉在了辦公桌上,葉大少爺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嫌棄。

    懶的再和他廢話下去,他直言道,“我介紹個女人給你。”

    “啥?!”

    “叫溫昕。”想起什么,葉大少爺又補充道,“是個女的。”

    “……”

    為啥要特意強調性別,他看起來像是喜歡男人的人嗎?

    應該……

    不像吧。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