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649章 十八香坊
    一大早染料作坊的吳掌柜就來求見清舒,然后告訴了她一個好消息,染料的一位高師傅改進過的配方染出的布更加的均勻透亮。

    清舒問道:“會褪色嗎?”

    吳掌柜點頭說道:“有一點褪色,不過我們還會努力改進。”

    若是能研制出不褪色的染料,那他們的布匹就能銷往整個天下了,到時候姐妹布坊就能開遍全天下了。

    清舒笑著說道:“給吳師傅一百兩銀子的獎勵,若是改進的布匹賣得好以后再賞兩百兩銀子。”

    “是,太太。”

    吳掌柜放下作坊的賬本就回去了。

    清舒也沒看,而是與紅姑說道:“讓馬房備車,我等會要去香坊看一下。”

    因為賣的香料取名叫十八香,所以香料作坊的名字就叫十八香坊,可為簡單粗暴了。賣了大半年,如今十八香坊在京城已經小有名氣了。

    知道清舒要去十八香坊,福哥兒說道:“娘,我也想去。”

    “你要上課,不許去。”

    符景烯卻是說道:“清舒,我現在比較忙過幾日也不能休息,你今日就帶他去莊子上玩一下了。”

    他每次休沐都會帶福哥兒出去玩一天,這次不放假也沒辦法帶他出去了。

    福哥兒眼巴巴地看著清舒,讓她不由心軟了起來:“行,今日休息一天,吃過飯你去跟婆婆說下。”

    “好。”

    傅苒不放心,說道:“你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哪顧得來,我與你一起去吧!”

    清舒自然沒有異議。

    十八香坊坐落的地方就是當初羅家賣給她的那個莊子上。

    一入莊上傅苒就發現這兒大變樣了,不僅道路寬敞了,還起了許多的新屋子。

    下了馬車,傅苒看著地上干凈又寬敞的青磚路:“要是都走這樣的路,不僅省事還不顛簸。”

    清舒笑著道:“每天車輛往來比較多,所以我就肖掌柜將路重新修過了。”

    也是因為這些路兩邊都是田地,所以只擴寬了一點點,不然擴寬一倍更便利。

    肖掌柜得了消息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太太、傅先生,外面太熱,快請屋里面喝杯茶。”

    一行人先去去了落腳院落。

    吃了放在井水里撈出來的小半個香瓜,清舒覺得舒服了許多:“老師,你要不要隨我一起去作坊里看看。”

    “去瞅瞅。”

    清舒的香料不僅在京城賣得好,更是銷往全國各地。雖然不知道賺了多少錢,可這利潤肯定很可觀。

    清舒將兩孩子也帶過去。她就希望孩子能多看看多聽聽,增長見識。

    走到作坊外面,就看見鋪得平整的地上曬著八角、小茴香、花椒等配料。

    這些香料都是曬干后切碎研磨,磨成粉后再根據配方制成一包包的香料。不過最后的程序都是挑選出最信得任的人做的。

    因為各種香料都有,這些東西味道混雜在一起聞起來就不那么美妙了。

    福哥兒捂著鼻子說道:“娘,這兒味道好難聞,我不想進去了。”

    清舒看窈窈臉色也不大好,點頭說道:“紅姑,你帶了哥兒跟姑娘出去吧!老師,我們再進去看看吧!”

    清舒走到一堆切碎的白芷前,拿起來聞了下,然后點點頭與肖掌柜的說道:“我們進的材料一定要選最好的,稍差一點香料的味道就會差些。”

    肖掌柜忙說道:“太太放心,每次進的貨我都親自檢查過的。”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口碑,口碑壞了生意也做不下去了。而且這是入口的東西,容不得一絲一毫的差池,不然的話就會給主家帶來了麻煩。

    香料的制作過程清舒比誰都清楚,這次過來主要是檢查下材料以及制作過程,看看肖掌柜的是否按照她所說的做。

    一圈轉下來,清舒還是很滿意的。

    出了香料坊,傅苒感慨地說道:“我以為你會將鹵肉鋪開到各個地方,卻沒想到你竟會賣香料。”

    其實配方許多人都有,但每個人都捂得嚴嚴實實的就怕被人偷學了去。哪里像清舒,竟用配方研制出香料賣。

    清舒笑了下說道:“反正我以后也不靠這些配方來謀生,還不若制香料來賣賺得更多一些。”

    “這些配方?”

    清舒笑著點頭道:“現在我們作坊只制三種口味的香料,太單調了,以后還要賣更多口味的。”

    頓了下,清舒說道:“鹵肉的香料以及做火鍋底的料都是可以拿來賣了。

    傅苒笑著說道:“若是能擴大生產你這兒也能招收更多的傷兵,這也算是積福德了。不過你有時間去研制這些嗎?”

    這香料坊用的全都是戰場上退下來的傷兵。本來清舒是想請幾個女子來做,可男人太多考慮到名聲就沒請女子。不過配制香料最重要的是細心,只要符合這個條件男子也可以做的。

    清舒笑著說道:“我有想法就寫下來,然后讓香秀她們去試驗。”

    什么事都要親力親為,還不得將她累死。

    傅苒搖頭說道:“清舒,咱家每年鋪子收益很好又不愁沒錢用,你何苦那么累呢!”

    “染料作坊的收益是要拿來資助易安的。她那兵器制造部就是在燒錢,這才剛接手就花了大幾千兩銀子。”

    傅苒一愣:“那是朝廷的衙門,用錢也該向朝廷要啊!”

    “官員的俸祿是朝廷發的,只是拿點銀子只能保證餓不死,而想做出功績這樣肯定不行。另外想要制造出新式的武器就得做各種的實驗,那玩意就是在燒錢。”

    也就景烯去年追繳回了一部分的鹽稅,不然這會國庫還在養耗子呢!不過這錢都不禁用,這一年下來估計已經花了近一半。”

    當然各地的賦稅也都有交上來,國庫好歹現在有點錢了。可到處都要用錢,全部都指望朝廷撥款也不可能。

    傅苒明白了,問道:“你們想造新式的兵器?”

    見清舒點頭,她說道:“那還真是燒錢的事,就你這香料作坊也是杯水車薪。”

    清舒笑著說道:“積少成多哦嘛!而且現在花銷也不大,等到后期我們在江南的生意起來了收入會更大。”

    “這些收益全都都給皇后娘娘?”

    清舒點說道:“老師,眾人拾柴火焰高,有我們幫襯皇后娘娘才能更快做出政績來。以后我們女子的路,說不準會越來越寬。”

    傅苒明白她話里的意思,沉默了下說道:“等福哥兒送去蘭家,你將窈窈給我帶吧!”

    其他的她也幫不了,只能幫帶孩子了。

    清舒很高興,有老師幫帶窈窈她明年就可以放開手腳干了。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