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超級私服 > 第十八章 朱文杰的絕殺
    不一樣?

    眾人一愣,隨后,熊韃將陳天才在課堂上的表現說了一遍。

    這令眾人吃驚不已,都沉默了,過了好一會,才消化這個驚人的消息。

    熊韃待眾人緩了緩,這才繼續說道:“校長,我覺得陳天才這個學生可以留校察看,現在把他開除了,我們也許會錯過一個好苗子。”

    嚴一帆在沉思,倒是李云呵呵笑了起來,道:“就算他開竅了又如何?他的靈氣親密度連E級都不到,根本不值得培養,校長,你說呢?”

    嚴一帆沉吟了一下,轉頭對金斬天道:“麻煩金老師帶測試儀跑一趟,看看陳天才的靈氣親密度提升沒有。”

    “好!”

    牛高馬大的金斬天答應一聲,開門走了出去。

    留下眾人一陣沉思,顯然,嚴校長的意思很清楚,只要陳天才的靈氣親密度也提高了,估計有可能會讓陳天才留下來。

    李云和孫美蕓不自覺的抬頭望了望坐在旁邊,一直沒怎么說話的朱文杰。

    張胖子也愁了過去,卻見朱文杰毫無表情的翻看著手機。

    這貨,有點難搞啊,張胖子嘆息一聲。

    但他并沒有放棄,而是在琢磨怎么挽回場面……

    沒過多久,金斬天風風火火的回來了。

    嚴一帆問道:“怎么樣?”

    “他的靈氣親密度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到E級,沒有任何變化。

    但他的氣血確實是比之前強了很多。”金斬天有點古怪的說道。

    陳天才這種情況真的很少見,被人揍一頓,醒了后,氣血漲得飛快,但卻沒漲靈氣親密度。

    “呵呵,靈氣親密度連E級都沒有,根本不值得學校去培養他。”李云撇著嘴趁機說道。

    張長江反問道:“話不能一下說死吧?李科長的意思是,那些沒有E級親密度的學生都不用培養了?”

    “額,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李云被噎得一愣,急忙想說清楚,但沒說完又被張胖子打斷了。

    “不是這個意思就行了,現在很清楚,陳天才除了靈氣親密度沒有增強,其他都在增強。

    特別是智力,原本倒數第一的學渣,突然能跟最厲害的尖子生比肩,這還不足以讓我們將他留下嗎?

    信不信,即使我們將他開除了,隨后其他中學就會搶著要。”

    張胖子的語氣很篤定的說道。

    “不錯,他連那種奧數題都能解答出來,說明他的思維有了很大的跳躍,以后說不定還會有其他的驚喜。

    即使他成不了武者,但成為一個頂尖科學家,那也是不得了的。

    因此,我建議,可以給他一次機會,留校察看。”王多宇趁熱打鐵。

    “可他心術不正……”孫美蕓嚷道。

    王多宇打斷道:“他還只是個孩子,心理問題,可以培養的。”

    沉吟了一下,嚴一帆環顧眾人:“你們怎么說?”

    嚴素說道:“他平時的紀律作風確實可以,待人也有禮貌。

    人在夢中做出一些平時不敢做的事情,這是無可厚非。

    我建議可以留校察看。”

    嚴素說完,其他人點點頭,陳天才若是智力超群,確實可以留下。

    即使武道不行,在其他方面學得好,將來也是個頂尖人才。

    不管是對聯邦,還是對一中,都是利大于弊!

    李云和孫美蕓沒再開口,而是瞅向了朱文杰。

    其他人也看了過去,在場也就只有這位副校長沒有表態了。

    朱文杰似乎注意到了眾人的目光,這才輕輕放下手機。

    目光環視一圈后,落在了嚴一帆的身上,答非所問的開口了。

    “朱氏集團,決定捐獻一千萬給東雄教育界。”

    “啊!那太好了,這么說來,我們一中一定能分到大頭。”孫美蕓興奮道。

    其他人眼神也是一動。

    東雄沒有大學,而朱文杰是朱氏的子弟,依托這層關系的話,那么這筆錢落在一中的希望很大。

    見吸引了眾人的目光,朱文杰繼續道:“這筆錢我之前是很有把握幫助一中拿下的,但昨天陳天才的所為,令朱氏集團對我們一中的好感大跌。

    昨天特意打電話給我,說若是陳天才這種學生還留在學校的話,他們是不會捐錢給我們的。”

    眾人聽完沉默了……

    就連張長江和熊韃都不得不將這種厲害關系考慮進去。

    現在的意思很明顯,要么開除陳天才,獲得那筆一千萬的捐款。

    要么留下陳天才,一千萬飛了。

    留下陳天才,他能不能成為國之棟梁不清楚,也不確定。

    畢竟,沒有成長起來的的天才,價值實在不是很大。

    但開除他,可馬上就有一千萬啊。

    一千萬不是小數目,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足以令一中的教學質量提升一個檔次了。

    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果然,最后的結果,一致決定開除陳天才。

    ……

    熊韃嘆息一聲,轉身出了會議室,張長江心里感嘆,到手的鴨子又飛了……

    會議室里,過了片刻,只剩下了嚴一帆和嚴素兩人。

    沉默了一下,嚴素不解的問道:“嚴叔,一中很缺錢嗎?”

    嚴一帆苦笑一聲:“大小姐,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啊。”

    感嘆一聲,他若有所思的問道:“那事有進展了嗎?”

    嚴素苦惱的搖搖頭。

    “別急,慢慢來吧,畢竟十多年了……”

    ……

    陳天并不知道會議室里發生的事情,熊韃后來也沒去跟他說。

    大概是不知該如何開口吧。

    他一直安靜的上課,下課期間,賈全才和甄人才倒是圍在他身邊問東問西。

    但都被他搪塞過去了……

    朱義群和幾個狗腿子也沒再來找他,只是史真翔有點煩。

    幾乎他走到哪就跟到哪,也不知道為什么。

    而黃月馨把值日的任務丟給陳天后,就不再搭理他了。

    一群人老纏著她,讓她開打,想無痛變強,但身體不適,心情不好之下,她都推脫了。

    對方心情不好,陳天也沒再去纏,來日方長,日子長著呢……

    他也沒浪費時間,拿出歷史書和空間兇獸圖鑒,靈草圖鑒,好好的補課。

    一天就這樣安靜的過去了……

    直到下午放學,他幫黃月馨打掃完教室衛生后,熊韃這才出現在了他身邊。

    語重心長的開口道:““天才,學校決定明天開除你,你自己想想怎么挽回吧,老師盡力了。

    若沒有辦法,明天,你也可以不用來了。”

    陳天并沒有熊韃想象中的驚慌,反而淡淡笑道:“謝謝老師,你不用擔心我,說不定明天學校改口了呢。”

    這孩子……

    上面怎么會改口?

    嘆息一聲,熊韃拍了拍陳天的肩膀,丟下一句話,“你可以去三中找賴主任,我幫你聯系好了。”

    說完,不等陳天回話,一臉落寞的離開了。

    陳天對著熊韃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以他的人生經歷,自然能看出老師眼中的無奈。

    開除我?

    呵呵,明天我要你們求著我留下來……

    冷笑一聲,陳天背著書包,哼著小曲出了教室。

    與此同時,監控室中,嚴素驚訝的看著顯示器上陳天那深深的彎腰。

    看來這混小子的心靈并不太壞啊……

    感嘆之余,嚴素的眼神漸漸有點古怪起來。

    因為,她沒有看到陳天才憤怒的表情,對方只是很淡然的接受了即將到來的命運,背著書包一臉愉快的走了。

    甚至從嘴型上可以看出,那貨是哼著小曲走的。

    莫非他并不想上學?嚴素冒出個古怪的想法。

    另外一邊……

    陳天哼著小曲,推著自行車出了校門。

    他確實沒有被開除的消息打擊到。

    這事情他早已考慮過,也有了應對的方法。

    總體來說,他現在的心情是愉快的。

    為什么呢?

    因為幫月馨掃地了啊。

    雖然很大程度上,月馨應該只是在耍他玩。

    可俗話說得好,打是親罵是愛!

    今天能幫她掃地,明天就能幫她擦她們家玻璃,后天就能幫她鋪床……

    總之,有接觸就是個好的開頭嘛……

    說起月馨,這學校還是得繼續呆下去啊……

    上輩子遺憾了半生,上天竟然給了機會,自己再也不會讓她從手心里溜走。

    絕不!!!

    這是他的心魔!

    他的執念!!!!

    想著心事,推著車子,走出校門,陳天的眼睛一瞇,史真翔擋住了他。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