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營銷大亨 > 第346章 八抬大轎去接親
    十月一號的陳家溝,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還是屬于夏天。但相比城里會涼快一些。

    婚禮的正餐在晚上,下午時分陳大河就會去自己舅舅家接親。

    來得比較早的賓客,隨意的在這小樹鎮的小山村里走動著。

    陳家小湖經過方工的一番改造,確有了過去大戶人家園子里的那種感覺。

    按照規劃,旁邊這些架在湖面上的木板,只是為了喜宴而搭建,婚禮結束后會恢復原樣。說白了就是臨時搭建,畢竟這么加寬面積會影響當地人的正常生活。

    至于那湖中央的小島舞臺,本就是一個房子一般,立在小湖中間。就算多雨季節,湖水長高,也浸透不了。

    婚禮結束后也不再拆除。以后陳家溝誰家要是有這般紅白喜事也都可用。這些都是陳來旺在開會的時候提出,陳家溝的各房代表一致通過的。

    在湖中央的那座建筑花的錢不少,這些人都是親眼見過的。而且那建筑放在那里,不影響陳家小湖半點,反而從遠處看去,都是給這個小山村增加了些許特色。不管在哪個角度看過去,都是很美的。

    假如有厲害的攝影師,就說這單獨的陳家小湖的人造小島建筑都能拍出一種仙氣繚繞的感覺來。

    就在一些人感覺有些無聊的時候,一群打扮穿著戲裝的男女,在專業擺渡人的帶領下,劃船劃向了湖中央。

    所以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人們并不知道,陳大河老家的戲曲全國聞名。人們都知道這種戲曲,卻很少有人知道這戲曲是安徽哪里的。

    穿著戲服的人,站在小舟之上,緩緩而走,這一幕卻也很是美麗。

    那些從未在現場看過戲的城里人,更是拿出手機一頓猛拍。白衣飄飄的女子,白衣飄飄的男子......

    陳家小湖的中央舞臺,上面有擴音器,有大屏幕。

    賓客們看著這些唱戲的登臺,也都是把眼光看向那里。

    地方戲曲一些居多的戲份都是表達愛情的,諸如《天仙配》《孟姜女》《玉堂春》《小辭店》,不過這些都是以悲劇結尾,不太適合新婚這樣一個場合。

    當然也有喜劇的比如《女駙馬》,又或者一些歡快的小戲曲劇目。

    這是縣里最有名的戲班子。隨著年輕人越來越喜歡快餐文化,哪里還有幾個人會聽戲。

    在小樹鎮早些年,誰家孩子考上了大學,會請各戲班子過來搭臺唱戲,以此慶祝金榜題名。不過隨著大學的擴招,大學生已經不再是那么稀奇,慢慢的也就少了。

    再說了,聽戲這種事,只是年紀大一些的本地人才會聽。年輕人是不怎么愛聽的。

    但是畢竟是這里的地方戲,哪怕就是在不怎么喜歡聽戲的年輕人,也會亨幾句《天仙配》《女駙馬》里的選段。可見地方戲曲文化在本地人這里的根深蒂固。

    有些上了年紀的陳家溝人,一個大字不識,但是大段的黃梅戲選段里的戲文卻是能唱得一字不差,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

    幾個上了年紀的中年男子,敲鑼打鼓,拉起二胡,通過舞臺的擴音器,聲音開始傳向陳家小湖的四周。

    雖然設備算不上先進高端,但藝術哪里需要那么高端的一些設備,這些人如果能排資論輩那都是老藝術家了。

    再隨后,穿著戲服的女子開始上臺唱戲,因為臉上粉太厚,女子真實的顏值看不出來,不過身段卻真的是半點不差。

    唱戲講究的是唱念做打,京劇大師程長庚的家鄉雖然不是小樹鎮,但是離小樹鎮不遠。這里的戲曲文化傳承很久。

    那些知名的戲曲演員,基本都來自小樹鎮的周邊。

    穿著戲服的女子,在舞臺上開始演唱,不管是唱功還是戲曲的表演都是非常專業。這讓賓客們也是現場欣賞了一種不一樣的戲曲之美。

    好在陳大河結婚的當天,是個陰天,再加上又是湖邊,溫度不高,微風吹過,不管是賓客還是臺上的戲子都感覺很是暢快。

    下午的陳家溝,陳家小湖與陳家祠堂,人越來越多,來自全國四面八方的賓客,還有一些來自周邊看熱鬧的本地人,把陳家小湖與陳家祠堂擠得水泄不通。

    陳大河并未出現,招待賓客的都是天雅的一些中層干部和陳金犬領銜的一些陳家溝宗親之人。

    陳大河的婚禮,在這樣的一個節日里的熱鬧,在小樹鎮應該是史無前例的。

    一些上了年紀的舊社會老人,看了這般場面也是感慨,就是舊社會小樹鎮的大地主家兒子的婚禮也比不了今天陳來旺家兒子陳大河的婚禮的半點熱鬧。

    結婚這種事,大多數有錢人要的都是一個排場,像陳大河這般的確實不多。要說論排場,這地方的排場不算大。但是要說熱鬧,想必沒有幾個有錢人會把婚禮弄得這般熱鬧和接地氣。

    柳青依毋庸置疑是韓江雪的頭號伴娘,她們二人的感情太過深厚。沒有陳大河之前,二人曾一度被身邊的人認為是百合。

    這一天的韓江雪,在陳大河的舅舅家。陳大河的舅舅家離陳家溝陳大河家步行不過四五里路。柳青依陪著他。

    陳大河并不是西裝革履,韓江雪也并不是穿著白色的婚紗。這樣的婚禮,用西式的穿法顯然是有些不妥的。

    一行人下午敲鑼打鼓,陳金犬不知從哪里給陳大河弄來了一匹高頭大馬,前面一個小伙牽著大馬。

    陳大河穿著漢服,坐在高頭大馬上,后面八個大勞力抬著一個大花轎,從陳家溝開始出發。

    鞭炮聲,鑼鼓聲,都是一路相隨。

    陳大河的舅舅家是小樹鎮的潘家莊,相比陳家溝的人口,潘家莊的人更多一些。潘家莊有80多戶人家,在小樹鎮算比較大的自然村落。

    陳大河而今在小樹鎮人盡皆知,做為潘家莊的外孫,大家更是知道的多一些。

    一個人在他童年的時候,誰還不是沒事就得去外婆家走走,那些外婆旁邊的左右鄰居不也是得經常看著。

    只是當初的傻小子而今搖身一變就成為了小樹鎮最富有的人,或者說整個縣里市里最富有的人?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這社會哪里用得著三十年。

    高大的陳大河,身穿漢服,帶上帽子也是俊朗非凡,說是翩翩公子般的形象也不為過。

    這也就是陳大河有錢,別人不敢說,換做尋常人家,這般花這么些錢搞這么些虛頭巴腦的婚禮,指不定被人在背后怎么說。

    去接親的隊伍很龐大,大家都是統一著裝。不管是給陳大河牽馬的馬夫,又或者是抬轎的驕夫,又或者是那些敲鑼打鼓的藝人,都是穿著很有特色的服裝。不過最風采最神采依舊當屬騎著高頭大馬的陳大河。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