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超級英雄 > 第九十四章 零落四方
    “老婆!”
    匡勇毅大叫著沖向易陽,但易陽的身體隨著光束一起憑空消失了,他撲了個空。
    “老婆……老婆……老婆……”
    匡勇毅凄慘的叫聲久久不息。他似乎已失去理智,連一道光束射向他的頭頂他都沒有發覺。
    “勇毅!”“夫君!”
    神秘女子和蛇皇、蛛皇又大叫著沖向匡勇毅。
    同樣的一幕再次上演,匡勇毅隨著光束消失了。神秘女子和蛇皇、蛛皇因此失去理智,也被光束擊中,隨之消失。
    眾人開始慌亂,拼命躲避光束,但匡勇毅等煉虛強者都躲不了,他們又豈能躲得了。
    整個世界都回蕩著凄慘的哀號聲,所有人類和妖怪都先后被光束擊中,在這片天地消失了。
    最后,這片天地迅速縮小,化為一粒塵埃。
    塵埃落地,赫然是在飛碟的駕駛倉里。
    駕駛倉里,枚仁心等喵星人都一臉懵逼,他們莫名其妙地被傳送到了這里,這里不僅有大量的先進科技和高級仙法,還有一個自稱“色瑞”的智能系統。
    色瑞略顯僵硬的聲音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自保系統激活,即將返航回歸喵星。”
    落神峰頂,一道奇光沖向天際,然后,這處蜀山名勝轟然崩塌。
    匡勇毅陷入無盡黑暗中,他以為自己要死了,但眼前忽然一亮,他發現自己躺在大街上。
    許多白種人圍著他指指點點,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甚至有一個中年婦女走上前來,似乎是想問他需不需要幫助,但他聽不懂對方的語言,只能茫然地搖了搖頭。
    然后,他抬起頭來,看到了一個非常熟悉的高大建筑。
    “艾菲爾鐵塔,法國,巴黎!”
    匡勇毅狂喜地跳了起來,原來自己沒死,而是離開了飛碟,還莫名其妙地來到了巴黎。自己沒死,想必易陽也沒死,只是不知道易陽是否也在巴黎。
    他拿起手機,正準備撥打易陽的號碼,卻見易陽先打過來了。他連忙接通電話,激動地叫道:“老婆,你在哪里?”
    “老公,你快來接我,我在非洲。”
    “非洲,這么遠?你發個定位給我,我馬上過來接你。”
    “嗯嗯。”
    收到易陽發來的定位后,匡勇毅立即駕起劍光向非洲飛去。
    途中,他還聯系到了神秘女子等人類,眾人都安然無恙,只是分散在世界的各個角落。
    遺憾的是,蛇皇和蛛皇等妖族沒有手機,他一個也聯系不到。但他相信,蛇皇和蛛皇等也安然無恙地離開了飛碟,因為他已看到許多妖怪的身影出現在沿途各個國家。
    蛇皇出現在南美洲的一座城市,許多人圍著她指指點點,說著她聽不懂的語言。
    她認為這些人對她不敬,俏臉上充滿了怒意,她放出蛇毒,頓時毒倒一片,哀號遍地。
    然后,她飛到空中,厲聲問道:“有沒有人能聽懂我說話?”
    一個華人坐了起來,虛弱地叫道:“仙子,我能聽懂。請您不要為難我們,先給我們把毒解了吧。”
    蛇皇無視他的請求,冷冷地道:“告訴我,蜀山在哪里?”
    “蜀山?”那個華人想了想道,“仙子問的是中國的蜀山嗎?”
    蛇皇秀眉微皺:“難道還有其他蜀山,就是蜀山大學所在的那個蜀山。”
    “蜀山位于中國的西南部,我打開手機地圖便能給您指路,但我虛弱無力,請您先救救我們吧。”
    “讓你說你就說,竟敢跟我談條件。”
    蛇皇俏臉含怒,凌空一抓,將那個華人及其手機攝了過來。
    片刻之后,那個華人老實地解開了手機密碼,說明了地圖用法。
    蛇皇聰明異常,很快就學會了。然后,她嫣然笑道:“你們的毒不重,休養幾個月就好了。”
    說罷,她拋下那個華人,向蜀山的方向飛來。
    西南邊境的一處密林中,傳出陣陣槍聲。
    低洼的草叢里,躺著一個渾身浴血的青年警察。他能清晰地聽到十多個毒販正從四面靠近,自己已被圍在垓心。他抬起手槍,取出空落落的彈夾,無奈地嘆了口氣。
    “臭小子,出來吧,你已被包圍,神仙也救不了你。”一個毒販叫道。
    青年警察扔掉手槍,仰頭嘆道:“真的有神仙嗎,我不求你救我,只求你殺了這些為禍世間的毒販。”
    忽然,他眼睛一亮,只見一位身穿紅綢的絕色美女從天而降。
    “神仙,真的有神仙?”
    青年警察難以置信地望著蛛皇,吃吃地問道:“您是神仙?”
    “噗哧。”蛛皇掩嘴笑道,“我可不是神仙,我是妖怪,你怕了嗎。”
    與此同時,那些毒販也看見了蛛皇,有人喊道:“在那邊,快過去。”
    “呯呯呯……”
    十多個毒販一起舉槍向蛛皇射擊。
    “嗯?”蛛皇俏臉含怒,厲聲斥道,“放肆!”
    話音未落,她屈指彈出十多張蛛網,蛛網先將飛來的子彈兜了起來,繼續向前,又將十多個毒販捆得結結實實。
    “怎么回事,這是什么東西?”
    “臥槽,這是法寶,那小子是凝神修士,他竟然隱藏了實力。”
    “不對,那個紅影不是那小子。”
    “那好像是個女的,怎么突然冒出一個這么恐怖的女人。”
    …………
    蛛皇沒有理會那些毒販的叫囂,微笑著向青年警察問道:“我救了你,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好不好?”
    青年警察呆了片刻,為蛛皇的美貌,更為蛛皇的實力。聽了蛛皇的問話,他才振奮精神,站起來恭敬地回道:“仙子盡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蛛皇問道:“你知不知道蜀山,蜀山是不是有個蜀山大學,蜀山大學學生會主席是不是叫匡勇毅,我要到蜀山應該怎么去?”
    “……”
    青年警察一陣無語,愣了片刻才道:“仙子的問題太多,讓我先捋捋。第一個是我知不知道蜀山,我知道。第二個是蜀山有沒有蜀山大學,有。第三個是……蜀山大學學生會主席叫什么來著,這我真不知道。第四個是怎么去蜀山,我給您看下地圖。”
    說著,他拿出手機,打開地圖:“我們在這里,蜀山在那里,仙子可以坐汽車,也可以坐飛機……”
    “謝謝。”
    蛛皇沒有聽完,道了聲謝,便飛出了密林。
    “……”
    青年警察只覺得眼前一花,就不見了蛛皇的身影,他震驚無比。不是說超級英雄阿灰是全球唯一一個煉虛修士嗎,可是,此人能飛,不是煉虛修士是什么,難道傳言有誤。
    震驚過后,他押了十多個毒販回去交差。他向領導報告,有一個煉虛境的女修救了自己,但領導不信。于是,西南邊境開始流傳起一個青年警察獨力擒獲十多個毒販的傳奇故事。
    一條鄉村路上,忽然出現一個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神情瀟灑、渾身透著一股精明能干勁兒的男子,赫然是已失聯多日的紀強。
    他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柏油馬路,高壓電線,地上汽車飛馳,田間機器轟鳴,無不證明著他已離開飛碟。他長舒了一口氣,嘆道:
    “真是謝天謝地,終于逃出了她的魔掌!”
    忽然,他眼前一花,多了兩個美少女。
    “妖氣,你們是她派來抓我的妖怪?”
    紀強戒備地看著狐姬和魚姬,悄然取出了方天畫戟。
    “嗯?”
    狐姬和魚姬疑惑地互看一眼,然后轉向紀強,狐姬問道:“你是誰啊,誰要抓你?”
    紀強沒有說話,戒備之色不減。
    魚姬上前一步問道:“喂,你這人怎么這樣,我們又沒招你惹你,干嘛那么兇巴巴地看著我們。我問你,你見過我家大王嗎,或者蛇皇大人、蛛皇大人?”
    紀強眉頭微皺,回道:“我沒見過你家大王,也不知道什么蛇皇、蛛皇。如果你們沒什么事的話,我們就各走各的路,井水不犯河水。”
    “等等。”魚姬又問道,“那你知道蜀山嗎,還有蜀山大學。”
    “嗯?”紀強大驚,再次戒備地道,“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狐姬也上前一步道:“喂,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家大王是蜀山大學學生會主席,我們要去蜀山找他。”
    “什么,你家大王是蜀山大學學生會主席……匡勇毅!”
    紀強震驚得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自己跟匡勇毅一起進入飛碟,自己淪為階下囚,被人玩弄,暗無天日,而匡勇毅卻成了這兩個美艷的女妖的大王,過著神仙般的快活日子,一個地下,一個天上,何其不公。
    狐姬和魚姬聞言大喜,異口同聲地叫道:“你認識我家大王?”
    紀強暫時不能全信她們,問道:“我無法判斷你們所言的真假,你們先證明你們確實認識匡勇毅。”
    狐姬和魚姬互看一眼,然后搶著證明:
    “我家大王還是高監委的將軍。”
    “我們還認識易陽、凌云仙子。”
    “還有林若熙、顧青青。”
    “還有秋野紗綾。”
    “還有宋公亮、郭學儒。”
    “打住。”紀強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等兩人安靜下來,他又道,“我問一個問題,你們能答出來,我就相信你們。跟匡勇毅一起進入飛碟的有五個人,除了秋野紗綾、林若熙和顧青青,還有兩個人,你們能說出他們的名字嗎?”
    “這……”狐姬看向魚姬,“大王提過嗎?”
    魚姬摁著額頭想了想道:“大王好像說過有兩個隊員失聯了,一個好像姓肖,一個好像是叫紀強。”
    紀強聞言,深吸一口氣,笑道:“算他還有良心。恭喜你們,答對了。”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