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超級英雄 > 第九十章 海里撈針
    極光琉璃劍和太陽神劍又對撞了十余次,匡勇毅漸感不支,不斷以后退的方式化解力道,而江楓卻越戰越勇,步步緊逼,他的臉上充滿了嗜血之意。
    “呯。”
    極光琉璃劍和太陽神劍又一次對撞在一起。
    匡勇毅再次退了十余步,但以后退的方式也再難化解力道,他終于噴出一口腥濃的鮮血。
    “勇毅!”
    神秘女子驚慌地沖過去,扶住匡勇毅,焦急地叫道:“你快走,我來擋住他。”
    匡勇毅仍然不肯走,他抹凈嘴角的鮮血,微笑道:“師尊,我是男人,從來都是男人為了敬愛的女子舍身忘死,豈能到了我這里就反過來。”
    說罷,他推開神秘女子,舉起極光琉璃劍,再次迎上太陽神劍。
    “勇毅,我是……”
    神秘女子眼中噙著淚水,有一句話想脫口而出,但她還是忍住了。她舉起長劍,改口道:“我是你的師尊,一日為師,終身為母,就讓我們母子共同迎戰強敵。”
    “劍圣吟。”
    “雨打芭蕉。”
    神秘女子和匡勇毅同時出手,兩道劍光合到一處,威勢倍增。
    江楓吃過一次虧,早有準備,他全力防守,不是很費力地擋下了劍圣吟和雨打芭蕉。然后,他獰笑道:“現在,你們去死吧。”
    匡勇毅和神秘女子都已傾盡法力,仍然沒有建功,此時招架都難。
    匡勇毅苦笑道:“師尊,看來我們都要折在這里。”
    神秘女子深情地看著匡勇毅,她抬起玉手,緩緩揭開臉上的煙云:“其實我是……”
    匡勇毅沒有看她,而是死死地盯著太陽神劍。神劍帶著恐怖的威勢向他們斬來。
    忽然,江楓臉色大變,異常痛苦,栽倒地上,太陽神劍也滑落地上。
    “嗯?”
    匡勇毅和神秘女子都是大驚,神秘女子趕緊重新用煙云遮住了臉龐。
    只見江楓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渾身青腫,口吐白沫,離死不遠了。
    “這是……蛇毒,蛇皇的蛇毒!”
    匡勇毅復雜地看著江楓,堂堂一位煉虛巔峰強者,竟然被蛇皇乘虛而入,剛才還不可一世,轉眼就到了垂死之際。
    他激動地望了望四周,驚喜地叫道:“夫人,是你嗎?”
    “除了我的蛇毒,還有什么毒能把他毒成這樣。”
    轉角處現出兩道妖艷的身影,赫然是蛇皇和蛛皇。
    蛇皇撿起太陽神劍,轉向江楓,沒有絲毫猶豫,一劍將江楓劈為兩半。然后,她張開檀口,江楓的鮮血匯成一條血線,盡數被她吸入口中。
    匡勇毅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也對蛇皇的做法感到有點惡心。但他很快想通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剛才自己已經有過一次教訓,豈能重蹈覆轍。
    從人類的角度看,蛇皇的做法是有點惡心,但蛇皇是妖,吞吃江楓這位煉虛巔峰強者的鮮血對她是大補,蛇皇又是自己的老婆,豈能阻止自己的老婆變強的步伐。
    蛛皇也想吞噬江楓的鮮血,但她還有更關注的事,她剛才分明看到神秘女子揭開了臉上的煙云,還想說什么,卻被江楓突然中毒一事打斷了。
    她好奇地看向神秘女子,微笑著問道:“師尊,我剛才看見了,您的容貌好美,為什么要遮起來呢?”
    “……”
    匡勇毅愣了片刻,轉向神秘女子,問道:“師尊,您剛才顯現了真容?”
    “我……”神秘女子遲疑片刻,忽然轉了話題,“我們去看看那邊的巨響是怎么回事吧,說不定還有絕世機緣,能讓我們的實力再進一步。”
    “……”
    匡勇毅和蛛皇一陣無語,但他們也不能強迫神秘女子,只能點頭表示同意。
    匡勇毅轉向枚仁心,問道:“枚前輩,大敵已除,你是繼續探寶,還是打道回府?”
    枚仁心艱難地爬了起來,苦笑道:“我現在這個樣子,哪里還能探寶,當然是打道回府了。此次得到匡將軍和凌云仙子相助,我枚仁心沒齒難忘,以后若有用得著我枚仁心的地方,兩位請盡管開口,我絕無半個不字。”
    匡勇毅笑道:“枚前輩言重了,大家都是同伴,自當相互扶持。”
    枚仁心連忙道:“匡將軍,現在你的實力在我之上,前輩二字以后都不要再說了,咱們平輩論交。”
    匡勇毅道:“既然如此,我就僭越了。枚道友保重,后會有期。”
    “后會有期。”
    枚仁心拱了拱手,黯然走向地宮出口。
    蛇皇已喝干江楓的鮮血,生吃了他的心臟,滿意地笑道:“夫君,我已心滿意足,這柄神劍就給你處置吧。”
    匡勇毅接過太陽神劍,轉向神秘女子,神秘女子看出他的心意,連忙勸道:“你自己拿著吧。我以后會主修《璧月心經》,不用劍了。”
    匡勇毅只得收起太陽神劍。
    然后,四人將江楓身上的寶物搜刮殆盡,便向巨響之處趕去。
    密室上方的玻璃爆裂,泉水瘋狂灌入,沖落了奇異針。易隗見自己的謀劃功虧一簣,憤怒地咆哮起來:“混蛋,是誰壞我的好事!”
    易陽不疑有他,安慰道:“可能是機器到了極限,也可能是奇異針到了極限,才會引起巨變。但事已到此,多說無益,我們還是趕緊找到奇異針,說不定此時的奇異針也堪使用呢。”
    易隗聞言,冷靜下來,首先封住了上方的漏洞,防止泉水繼續灌入,然后才和易陽一起尋找失落的奇異針。
    奇異針已變得幾乎透明,又和泉水混在一起,極難辨認,兩人苦尋多時,仍然沒有找到。
    秋野紗綾重又游到密室上方,見漏洞被堵住,她氣不打一處來,取出一根頂端鑲著一彎新月的法杖,恨恨地砸向漏洞:“我剛炸開又堵住,還讓不讓人愉快地尋寶了。”
    “咔嚓。”
    易隗的封印破碎了。秋野紗綾大喜,順著泉水一起沖進了密室。
    易隗和易陽兄妹大驚,抬頭看去,一個手持新月法杖渾身濕透的美麗少女出現在眼前。
    “秋野紗綾!”易陽驚叫道。
    易隗看向易陽:“你認識她?”
    秋野紗綾也是大驚,她好不容易沖進密室,竟然發現密室里有人,而且還認識自己。她愣愣地看著易陽:“你是?”
    易陽見泉水順著秋野紗綾的頭頂流下,連忙叫道:“先堵住上面的漏洞再說。”
    易隗正要上前施加封印,卻見秋野紗綾舉起新月法杖,指著漏洞,嬌喝一聲:“封。”
    漏洞頓時封住,再無泉水流下。
    易隗和易陽兄妹互看一眼,都震驚不已。雖然他們也能施加封印,但總要耗些時間,而秋野紗綾竟然瞬間完成了封印,可見秋野紗綾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
    秋野紗綾再次看向易陽,深思片刻后道:“我想起來了,你是不是叫易陽,是匡勇毅的女朋友?”
    她早已知道匡勇毅的女朋友是易陽,但從來沒有正式見過面,所以一時沒有將真人和姓名對上號。
    易陽點了點頭:“對,我是易陽。”
    然后,她不知道說什么了,只是戒備地看著秋野紗綾。雖然她知道秋野紗綾是匡勇毅的部下,但在絕世機緣面前,父子、兄弟背叛的事都常發生,何況部下。
    秋野紗綾認真地看了看易陽,忽然悠悠地嘆道:“果然生得明艷動人,難怪匡勇毅那么喜歡你。”
    易陽聞言,警惕之心更重了。她戒備地看著秋野紗綾,同時緩緩地向易隗移動,做好隨時可以反擊的準備。
    易隗也緩緩地靠向易陽,同時向秋野紗綾道:“我們都為探寶而來,各有各的追求,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擾,如何?”
    秋野紗綾聞言,看著易隗,狡黠地笑道:“可以啊。不過,我的追求就是搬空整間密室,如果你們的追求也是如此的話,咱們就很難不互相干擾了。”
    其實,如果是陌生人,而且是實力比自己弱的陌生人,她的確不介意搬空整間密室,不給別人留一針一線,但易陽不是陌生人,看在匡勇毅的面子上,她不可能獨占寶物。她這么說,只是想逗對方玩玩,想看看對方不舍得寶物又不敢搶奪的窘相。
    然而,易隗沒有露出一絲窘相,他干脆地道:“一言為定。整間密室的寶物都歸你,我們只需帶走我們自己帶來的東西即可。”
    他當然也想要其他寶物,但實力不夠,搶不過對方,只能盡量保住底線。此時的奇異針已經大幅增強,可能已經達到預期的效果,拿回奇異針,他們就實現了預定目標,其他意外收獲不要也罷。
    秋野紗綾一怔,再次狡黠地笑道:“看來你們還帶來了更珍貴的東西,不知可不可以拿出來讓我長長見識。”
    易隗沉吟不語,暗道此人來者不善,必須做好偷襲制勝的準備。
    倒是易陽坦白地道:“這是我哥易隗,你也是高監委成員,應該知道他犯了什么事,我們帶來的就是那件東西。”
    “奇異針?”
    秋野紗綾詫異地看著易隗和易陽兄妹,雖然奇異針也是件異寶,但對變異人又沒用,這兄妹二人竟然如此珍視,實在太奇怪了。
    她撇了撇嘴道:“原來是奇異針,你們竟然舍得留下芝麻丟掉西瓜,真是讓我嚴重不能理解。好吧,我答應你們的提議。你們可別反悔,我吃下去的東西,絕對沒有吐出來的道理。”
    易隗心里一松,訕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合作愉快。奇異針被水沖落了,我們還沒找到,麻煩你幫我們一起找找,事成之后,我們也反過來幫你搬空整間密室。”
    “嗯?”
    秋野紗綾瞪大了眼睛,看著滿地泉水,沒好氣地道:“現在這里就像海一樣,你們要我幫你們在大海里撈針!”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