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超級英雄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救錯了人
    白衣少年轉向匡勇毅。雖然匡勇毅看起來與自己年紀相仿,而且身上沒有絲毫法力波動,但能將自己等人從那么危急的情況下解救出來,定是道韻強者無疑。因此,他拱手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隨后,白衣少女等人也紛紛上前感謝。
    匡勇毅淡笑道:“舉手之勞,不足掛齒。大敵已除,你們又脫險了,就回去吧。”說罷,他招來洛瑛。洛瑛化為神鳥,載上他準備離去。
    忽然,白衣少女上前叫道:“前輩,雖然那個女妖已經伏誅,但她通過傳送陣送走了一個小妖,我們實力有限,無法追蹤,還請前輩幫忙搜尋。”
    “嗯?”匡勇毅居高臨下,低頭問道,“還有一個小妖,多小的妖?”
    白衣少女道:“嬰孩模樣,可能出生不到一年,也可能還沒滿月。”
    “……”
    匡勇毅聞之無語,怔了片刻才道:“一個白紙一樣的小妖,又沒有為非作歹,你們何必追殺到底。”
    “……”
    白衣少年等人聞言也無語了片刻。
    白衣少女道:“妖就是妖,生而為妖,就該被斬殺,等它為非作歹之后就為時晚矣。”
    這次,不等匡勇毅答話,洛瑛先忍不住冷聲問道:“照你這么說,我也該被斬殺了?”
    白衣少女頓時啞然。
    白衣少年聽出洛瑛聲中冷意,連忙將白衣少女拉到身后,抬頭解釋道:“你是前輩的坐騎,已經棄暗投明,自然與別的妖怪不同。”
    “呵呵。”洛瑛的聲音依然冷冰,她轉向匡勇毅道,“族長夫君,原來他們都是濫殺妖族的殘暴之人,你救錯了人啊。”她沒有說出來的是,如果不是匡勇毅在此,她必將把這些殘暴之人全部撕為碎片。
    匡勇毅沒興趣做這些口舌之爭,他抬頭看天,星月無蹤,難以辨識方向,便向白衣少年等人問道:“你們能否告訴我三皇會在哪個方向?”
    “……”
    白衣少年等人的臉上都現出古怪的神色,面面相覷,無人應答。
    匡勇毅眉頭微皺,又問道:“怎么,三皇會的信息不能透露嗎?”
    白衣少女忽然義憤填膺地說道:“三皇會讓妖族和人族混雜在一起,將一片洞天福地搞得烏煙瘴氣,簡直墮落之極……”
    白衣少年見匡勇毅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唯恐白衣少女之言惹惱匡勇毅,連忙打斷道:“三皇會就在那個方向,請前輩走好。”
    白衣少女還想再說,但被白衣少年攔住了。
    “走。”
    洛瑛冷冷地看了白衣少女一眼,載著匡勇毅破空而去。
    匡勇毅和洛瑛遠去后,白衣少女才得以發聲:“大師兄,此人實力強悍,卻要投靠三皇會,你為何不勸住他,讓他留在白水宗為人族效力?”
    白衣少年嘆道:“你也知道他實力強悍,強者豈會聽弱者之勸。你沒看見他臉色陰沉嗎,再出言不遜,只怕我們都會交代在這里了。何況,他可能本來就是三皇會的,沒對我們下殺手,而且還救了我們,我們就該感到慶幸了,哪里還敢奢望他能轉投三皇會。”
    白衣少女聞言,也嘆了口氣道:“三皇會大肆招攬妖族和墮落的人族,實力越來越強,越來越不好對付了。”
    …………
    匡勇毅和洛瑛幫林復改造資質后,又潛修了一個月,恢復了部分實力,然后才去深井找那對眼睛求得離開云隱村的辦法。那對眼睛在夜半時分將他們送出云隱村,他們一出來,就碰到了這場黑夜追殺。情急之下,匡勇毅選擇了救人,但后來發現,似乎這些人不值得救,反而是那個女妖更該救。但事已至此,無可挽回。聽說那個女妖送走了一個嬰孩,如果能碰到那個嬰孩,幫幫那個嬰孩,也算彌補一些虧欠。
    匡勇毅的打算是,先到林家藏寶之處,恢復全部實力,然后闖出名堂,再與林若熙和蛇皇、蛛皇勝利會師。但洛瑛一心掛記著那個嬰孩,非要先去尋得那個嬰孩。巧的是,洛瑛追蹤到那個嬰孩也到了三皇會的地界,只是與前往藏寶之處不同路罷了。匡勇毅一來不想拂了洛瑛之意,二來繞路不是太多,便遂了洛瑛的心愿。
    兩天之后,匡勇毅和洛瑛鎖定了那個嬰孩的準確位置。嬰孩在一個母牛精的洞府里,似乎被母牛精收養了,安全已不是問題。不過,洛瑛還是想去看看。于是,兩人便假裝成嬰孩父母的好友,登門造訪母牛精的洞府。
    洞府內,美艷的母牛精抱著嬰孩,慈祥地微笑道:“小家伙,你頭上的雙角與牛角極其相似,但你出生就是人形,顯然不是牛妖,到底是什么品種呢。如今,你落難到此,我便收你為義子,鑒于你似牛而非牛,我就給你取個名字叫牛非牛。”
    匡勇毅和洛瑛正好來到門外,兩人運起耳力時刻聽著洞府內的動靜。聽到這個名字,匡勇毅忍不住感嘆道:“沒文化真可怕。”
    母牛精的洞府也有陣法監視外部情況,只是她一心撲在牛非牛身上,剛才沒有注意到匡勇毅和洛瑛的到來。此時匡勇毅出言,她立即警覺,豁然站起,對外喝斥道:“何方神圣,膽敢犯我洞府。”
    匡勇毅早已想好了說辭,立在門口,拱手答道:“道友,愚夫婦是牛非牛父母的好友,他的父母不幸遇難,臨去之時托我們前來找尋他。好不容易找到此處,還請道友賜見。”
    母牛精面色稍緩,但她還沒有完全放松警惕,問道:“你們怎么證明你們是他父母的朋友而不是敵人?”
    匡勇毅道:“牛非牛從白水宗的地盤逃到此處,想必道友也能從他身上感受到一絲白水宗那方水土的氣息。白水宗向來敵視妖族,人族恥于與妖族為伍,人族強大,妖族只能抱團求生。拙荊也是妖族,正是牛非牛父母的好友。我雖然是人族,但婦唱夫隨,也站在妖族一方。”
    “是這樣嗎?”
    母牛精的聲音極其低沉。她知道白水宗敵視妖族,牛非牛身上也確實有白水宗那方水土的氣息,如果來人真是來自白水宗的地盤,是牛非牛父母的好友應該不假。但是,她剛剛收牛非牛為義子,現在牛非牛父母的好友尋來,她舍不得將牛非牛交還。
    匡勇毅見母牛精低沉地說了四個字后,再無動靜,有些束手無策,無奈地看向洛瑛。
    洛瑛作為女人,心思更加細膩,也更能體會同是女人的母牛精的想法。她感受到了母牛精的不舍,因此微笑道:“道友,我們是牛非牛父母的好友,本來應該按他父母的重托將他撫養成人,但我們也身受重傷,只怕難以勝任照顧之責。因此,我們想將他留在貴處,不知道友可愿照看他?”
    “當真如此?”母牛精的聲音明顯充滿喜意。
    “當真如此。”洛瑛笑道,“不過,我們想再看看他,望道友成全。”
    “好。兩位道友請進。”
    母牛精歡喜地打開洞府,迎進匡勇毅和洛瑛。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