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超級英雄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漠古炎之
    白日峽谷內,靜謐的小溪邊,有一塊光潔的大石,似乎經常有人仰臥其上,導致石面隱約現出一個窈窕的人形印記。
    茂密的樹林間,一個蟒袍男子,臉上掛著得色的淫笑,懷中抱著一個極美的白衣女子,正向大石走來。
    片刻之后,蟒袍男子將白衣女子放在大石上,往后甩了甩長發,溫柔地撫摸著白衣女子的臉頰,嘿嘿笑道:“衣三靜,‘白日衣三靜’,我今天就要讓你衣衫盡,還要白日,哈哈哈……”說著,他已解開了白衣女子的一粒衣扣。
    白衣女子正是白日峽谷的主人衣三靜。雖然她的實力略遜于輕靈仙子,但她的美貌與輕靈仙子彼此頡頏,她和輕靈仙子一樣,都是秘境中無數男子的夢中情人。
    她好靜,幾乎不與人接觸,更不輕易與男子接觸。但是此刻,她卻被蟒袍男子抱在懷里,任意欺侮,毫無反抗之力。她緊閉雙眼,擠出兩滴絕望的淚珠。淚珠流淌在凄美的臉龐上,在艷陽照耀下,熠熠生輝,似乎是對她的諷刺。
    這個蟒袍男子,正是與衣三靜齊名的“大漠古炎之”。
    古炎之垂涎衣三靜的美色已久,但他連白日峽谷都沒進過一次。今日,古炎之登門拜訪,起初依然被衣三靜拒之門外。但當他說他找到一種可能能在秘境中進階的辦法要與衣三靜研究完善后,衣三靜將他放了進來。
    衣三靜成年后便是道韻境,至今已在道韻境待了萬余年,她太渴望進階了。她好“三靜”,只是因為進階無望,如果進階有望,無論是天災地禍,還是亂世紛爭,她都不會拒絕。因此,她對古炎之的辦法動心了。然而,她萬萬沒想到,這是古炎之的陰謀。
    古炎之與衣三靜見面后,的確提出了一個可能能在秘境中進階的辦法,但漏洞百出,衣三靜推敲后,指出了至少三處無法彌補的缺陷。
    然后,衣三靜苦笑著搖了搖頭,禮貌地下了逐客令。
    古炎之卻沒有起身離開,而是用一種壞壞的眼神看著衣三靜。
    衣三靜大怒,正要喝斥古炎之,但她忽然感到四肢乏力,站立不穩,摔倒在地。她頓時醒悟,憤怒地罵道:“古炎之,卑鄙小人,你對我下毒!”
    古炎之站起身來,抱起衣三靜酥軟的身體,得意地淫笑道:“三靜仙子,我煎熬了上萬年,終于迎來了和你的第一次親密接觸,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我也一定會讓你滿足的。”
    “你……”
    衣三靜感到越來越虛弱,連說話都沒有力氣,只能任由古炎之擺布。
    然后,古炎之將衣三靜抱到了溪邊的大石上,開始解開她的衣扣,一粒、兩粒、三粒……
    衣三靜開始很憤怒,但藥效加速顯現,她平靜下來,漸漸感到迷亂,竟然開始不由自主地迎合古炎之。
    古炎之越發得意,脫衣的動作越來越快。
    忽然,峽谷外傳來一陣尖銳的嗩吶聲。果然,衣三靜的防御陣法阻擋得了聲音,卻阻擋不了音波攻擊。
    古炎之感到耳膜刺痛,憤怒地咆哮道:
    “哪個混蛋敢來壞我好事!”
    說著,他已向峽谷外沖去。如今,衣三靜已是砧板上的魚肉,隨時可以處置,他要先滅了搗亂的混蛋,給自己營造一個舒適的環境享用美人。
    在音波攻擊下,衣三靜也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耳膜的刺痛暫時壓下了藥效,她的眼神恢復一絲清明。看著自己的丑態,她的憤怒再次高漲起來,她歇斯底里地吼道:
    “古炎之,我要殺了你!”
    但她渾身乏力,只能吼吼罷了。
    匡勇毅五音不全,吹起嗩吶來難聽之極。辟邪獸聽不下去了,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匡勇毅見狀,不禁奇怪地問道:“我的音波攻擊只針對峽谷內,你干嘛捂住耳朵?”
    辟邪獸不敢說嗩吶難聽,只得委婉地答道:“白日峽谷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我來到此處,不禁也喜歡清靜了,聽不得嘈雜的聲音。”
    匡勇毅頓時明白了,不滿地瞪著辟邪獸:“你嫌我吹得難聽!”
    “……”
    辟邪獸無言以對,只是腹誹不已,難不難聽你自己不知道嗎。
    幸好匡勇毅也知道自己吹得難聽,怪不得辟邪獸,他只是瞪了辟邪獸一眼,然后繼續吹奏。難聽不要緊,只要音波攻擊夠強,能引出衣三靜就行了。
    忽然,一道魁梧的身影從迷霧中走出。
    匡勇毅看著這個陌生的蟒袍男子,滿臉疑惑,向辟邪獸問道:“怎么回事,衣三靜不是一個人獨居在白日峽谷嗎,怎么有個男人出來,難道她有老公?”
    辟邪獸震驚地看著蟒袍男子,臉上滿是恐懼之色,它下意識地后退了幾步,然后回道:“他是古炎之,‘大漠古炎之’,他怎么在白日峽谷!”
    “古炎之!”
    匡勇毅也不禁露出震驚之色。但既來之,則安之,古炎之也好,衣三靜也好,都是道韻強者,挑釁誰都一樣。唯一擔心的是,如果古炎之和衣三靜聯手,就不好對付了。如果古炎之還帶有道韻境的手下,那就更麻煩了。
    古炎之本來極為憤怒,恨不得出來就一掌拍死匡勇毅和辟邪獸,然后好和衣三靜共赴巫山云雨。但聽匡勇毅說他是衣三靜的老公后,他的心里莫名涌起一陣歡喜,怒氣全消,竟然和顏悅色地微笑道:“兩位小盆友,我正是白日峽谷的男主人,衣三靜的夫君。你們在此吵鬧,打擾了我們清修,念你們年紀輕、修為低,我不跟你們計較,你們到別處玩去吧。”
    匡勇毅愣愣地看著辟邪獸,似乎在問:“神馬情況?”
    辟邪獸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傳音說道:“沒聽說衣三靜嫁給了古炎之啊。他倆都是秘境中的超級強者,如果結婚,勢必要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搞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難道是隱婚?
    匡勇毅苦笑著搖了搖頭。管他隱婚還是什么,今天是來搞事的,既然遇到了,那就一鍋端吧。
    想罷,他“咻”的一聲拔出了咻咻母子劍,凝重地對著古炎之。因為古炎之還在迷霧中,也就是衣三靜的防御陣法內,最有效的攻擊方式是音波攻擊,而咻咻母子劍正好擅長音波攻擊,此時比極光琉璃劍還要好用。
    “嗯?”
    古炎之見匡勇毅拔劍,不禁臉色一板,冷笑道:“區區兩個煉虛巔峰,也敢挑釁我!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立即滾到別處玩去,否則,死!”
    “咻……”
    匡勇毅沒有答話,而是祭起咻咻母子劍,發起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風掃落葉。”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