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潛農在田 > 第239章 村戲(4)
    振華苦笑:“行行行,你是郭丁香,你說你是竇娥都行。我現在找你,是傳達我老媽對你和莊小蝶的關心。她老人家說,結發夫妻嘛,哪能說離就離了?你呀,再想想吧!”

    “滾滾滾,別妨礙我看戲。”齊磊瞪了振華一眼,溜到戲臺另一側繼續看戲,順便跟名角后面偷學兩招。

    振華無可奈何,也漸漸冷了心腸。

    自己這么熱心,卻夾在中間兩頭受氣,何必呢?

    東灣村的大戲,一連唱了十天。正如趙成海所說,小小屁放出屎來,誰也沒想到,計桂芳等幾個婦女,竟然有如此能量,弄出了這么大的陣仗。

    從這件事上,的確可以印證“婦女可頂半邊天”的說法。

    廬劇第一名家丁蘭,就是本縣人,名氣更在周武之上。而且丁蘭老師很熱心,為了推廣廬劇不遺余力,凡是十本以上的大戲場,她都樂意捧場。

    村戲進行到第七天的時候,丁蘭老師前來捧場,給大家出演《雪梅觀畫》,飾演秦雪梅。

    梨園行當里有一句俗話:男怕夜奔,女怕思凡。

    《雪梅觀畫》就相當于《夜奔》和《思凡》,是廬劇中最考驗功力的一出戲,唱法包含了九腔十八調。能在九腔十八調之中轉換自如,將每個腔調展現得淋漓盡致的,廬劇界中,其時只有丁蘭一人。

    丁老師粉墨登臺盛裝出場,一亮嗓子,臺下便沸騰起來。

    王響趙成海等老農民看見了自己的偶像,一個個都激動得滿臉通紅,眼里充滿了貓尿……

    瘋狂的鄉親們,都用紙幣包著硬幣,向著臺上砸彩。霎時間,一陣錢雨落下,鋪滿了戲臺。

    丁老師一邊獻唱,一邊連連后退,幾乎被大家的熱情和瘋狂打斷了演出。戲臺上的小丫鬟更是左遮右擋,替丁老師阻擋暗器,被錢雨砸得滿頭大包……

    振華對眼前的場景非常驚愕,誰說老農民不會追星?就看他老爹和王響等人的表現,比現在的年輕人追星,只怕更加瘋狂、更加熱烈!

    第八天的時候,因為沒有大角鎮場子,看戲的人稍微少了一些。

    唱戲的這些天里,東灣村的人再也沒聽見夜里有鬼哭之聲了。

    第十天是最后一天,下午唱了一本戲,晚上又唱一本。過了十二點之后,還有一出壓軸大戲《游地府》。

    振華正在家里吃晚飯,打算飯后去戲場上逛逛,繼續領略地方戲的文化和魅力。

    “振華,振華!”齊磊氣急敗壞地沖了進來,一把將振華扯出了門外。

    “怎么了?”振華很意外,皺眉看著齊磊。

    “太毒了,這人心太毒了!”齊磊咬牙切齒鼻孔噴火,手指戲臺的方向:“振華你知道村子里為什么唱戲嗎?這幫王八蛋,太毒了!”

    振華更是不解:“誰太毒了?唱戲怎么了?”

    “你還被蒙在鼓里呢!”齊磊一跺腳,怒道:“這些王八蛋們請人來唱戲,是為了對付秀蓮的!”

    振華吃驚:“和秀蓮有什么關系!?”

    齊磊哭了,抹著眼淚說道:“他們今晚上要唱《游地府》,要把秀蓮的魂魄帶走……人心太毒了,秀蓮死了,他們還是不讓秀蓮留在家鄉……秀蓮得罪誰了?為什么活著不能留在家鄉,死了以后,魂歸故里都不行嗎!?”

    振華心中慘然,扯著齊磊走開幾步,問道:“游地府和秀蓮有什么關系,你別急,慢慢說,我們一起想辦法!”

    齊磊擦擦眼淚,說道:“宋家財告訴我的,村子里唱戲,一開始就是為了對付秀蓮!她們說秀蓮在村子里鬧鬼,需要唱戲,借助人氣驅散鬼氣。今晚上的游地府,閻王判官黑白無常牛頭馬面都會登臺,然后,附近的孤魂野鬼,都會被一網打盡,全部帶走……”

    振華緩緩地坐了下來,怔怔無語。

    原來村子里唱戲,是為了趕走秀蓮的魂魄。可憐自己和齊磊,都還傻乎乎地跑去看戲,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奧秘。

    卓易蘭走了出來,低聲說道:“齊磊振華,你們冷靜一點。這件事,也怨不得鄉親們。河灘邊經常傳來鬼哭,誰不害怕?大家請人來唱戲,也是圖個心理安慰。”

    振華沉默不語。

    宜蘭又說道:“振華是黨員,無神論者。既然不相信鬼神,又何必在乎鄉親們的折騰?他們要唱游地府,讓他們唱唄。”

    “不行,我在感情上接受不了!”齊磊斷然揮手。

    “我也是,明知道鄉親們這樣做沒有意義,心里卻也非常不高興……”振華低頭說道。

    都知道這世間沒有鬼魂,但是振華和齊磊,卻一廂情愿地覺得,秀蓮是有靈魂的。她的靈魂希望留在家鄉,振華和齊磊的任務,就是完成秀蓮的遺愿。

    宜蘭嘆氣:“那你們打算怎么辦?難道又要去鬧事?”

    齊磊想了想,說道:“這回我來處理吧,振華不必參與。他們要唱游地府,我先送他們下地府!”

    振華皺眉:“你想去玩命?”

    齊磊冷笑:“不用玩命,到時候,我略施小計,叫他們屁滾尿流!”

    說罷,齊磊一蹬自行車跑了,消失在夜色中。

    振華不放心,急忙換了一雙球鞋,準備去戲場上等著齊磊。

    宜蘭低聲說道:“你就別和齊磊一起胡鬧了,看著點齊磊,別讓他吃虧就行。”

    振華點頭:“我明白。”

    《游地府》的演出,都在夜里十二點開始。

    這是一出很恐怖的戲,少兒不宜。但是越恐怖,就越是吸引人。所以,東灣村的戲臺下,還有兩千多名觀眾,在眼巴巴地等著游地府的開演。

    鑼鼓聲響,游地府正式拉開序幕。

    振華滿場亂竄,卻找不到齊磊的影子,更是心急似焚。

    戲臺上,孤魂野鬼亂竄,無頭鬼吊死鬼淹死鬼來回穿梭,發出一聲聲慘叫和驚叫。

    閻羅王登臺,一拍震山河,喝令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開始捉鬼!

    “捉你大爺的個鬼——!”

    一聲怒吼,齊磊不知道從何處鉆了出來,點燃了一大卷鞭炮,扔在了戲臺上。

    硝煙彌漫,火星亂竄,噼噼啪啪的炮竹聲震耳欲聾。

    滿臺的戲子們,嚇得屁滾尿流。

    閻羅王戰戰惶惶汗出如漿,崔判官戰戰粟粟汗不能出;黑白無常抱頭鼠竄,牛頭馬面哭爹叫娘;吊死鬼嚇得縮回了舌頭,無頭鬼嚇得長出了腦袋……

    霎時間,滿臺的戲子們跑得不見鬼影,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齊磊又從懷里掏出一掛一一掛的小鞭炮,往戲臺上亂扔,口中哈哈大笑:“唱戲唱戲,我唱你大爺!”

    (第三更來了,明天繼續更新。)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