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太古龍尊 > 3016.第3016章 大鼻子金斯


  “我當是誰呢....嚯嚯,綾羅神族?普通的神體一族,竟然這么囂張,要把方圓十里夷為平地啊!?”

  大鼻子老者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不過只是九等神族的神徒罷了,居然這么囂張!”

  綾羅慶喉嚨一頓,鎖緊了眉心。

  暗道:“這老家伙的修為雖然不高,只是一個大神王,但,天金神族令人敬畏的地方,并不在于他們的實力強弱!”

  “而是在于,這種神族天生具有的特殊能力,六等神族,跟身為九等神族的綾羅神族,本身便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綾羅慶吁了一口濁氣,私以為,自己雖是沒有顯露真境界的神皇境,但在這個六等神族的大神王面前,仍需低調一點。

  “老先生,在下乃是綾羅神族的綾羅慶,正在追尋重要的可疑人物,剛才行事貿然,還請原諒。”

  大鼻子老者輕嗤了一聲,道:“正在追尋重要的可疑人物?嚯,嚯嚯,老夫還以為,你是讓我滾出來呢!”

  綾羅慶似是從他話里,聽出了幾絲不悅,便是急忙拱手道:“自然不是針對老先生,多有得罪,還請接受在下的賠禮道歉!”

  “你說你正在追尋重要的可疑人物,此言當真?我看你小子應該隱藏了神皇境的修為吧,怎么,在這凡神地域上,還有你都追不到的神徒?”

  說起這件事,綾羅慶也是臉色漸變,無奈道:“嗯,是晚輩疏忽大意了,沒想到,他們在逃走的過程當中,沖進了人群里面。”

  “哦?什么境界的可疑人物?”

  綾羅慶本不想說,但這老者問起,他也不得不說:“幾個...神王境。”

  大鼻子老者擰了擰眼角,心道:“果真是個沒用的廢物,居然連對手的下一步行動跟選擇都猜不透,眼睜睜的看著幾個神王境從眼皮底下給跑了!”

  “嚯嚯,那可真是給你綾羅神族丟臉啊......”大鼻子老者輕捋一把修長而又蒼白的胡須,淡淡說道。

  綾羅慶壓著怒火,陪著笑臉:“晚輩慚愧。”

  “你可知道,方才那一股神息之力爆發出來,震倒一片,影響了我跟重要客人的談話!?”

  “重要客人?”綾羅慶微微一愣,旋即便是鎖緊了眉心,他不知道,這個大鼻子老者嘴里所謂的重要客人,又會是誰?

  能夠被他稱上‘重要客人’的,至少也得是六等神族的族人,或者整體實力超群的神徒吧!

  “金斯大叔。”綾羅慶聽聞嬌音淼淼,不禁一愣,急忙對著那從廢墟后方走來的高挑倩影上望去。

  這是一位鳳眸瓊鼻,容貌上乘的絕美女子。

  當然,如果袁尊在場,親眼見過這個女子之后,必然也是大吃一驚!

  因為,此女正是前些日子,從他眼皮底下逃走的樸惜意,那個樸麗族最后的純血族人。

  至于她是如何攀上那個名為金斯的老者,又是如何成為他重要客人的,袁尊肯定也是猜不那么明確的。

  但這里面,一定有原因,隱藏著很多不認人知的過程。

  樸惜意從那變成了廢墟的酒樓后走來,蜂腰輕扭,纖腿修長,不過十幾息時間,便是出現在了金斯以及綾羅慶的面前。

  “這個女人...也是某方神族的后裔?但我感應她的血脈波動,可不記得神界還有這等神族啊......”

  “而且,她也明顯不是天金神族的族人,竟稱金斯大叔,想來,兩人之間的關系絕不一般。”

  如果只去感應樸惜意體內散發出來的神息波動,她也不過只是一個神王境罷了,卻不像是隱藏了實力的感覺,到底有何特殊之處。

  “樸丫頭,沒受傷吧?”金斯問道。

  樸惜意笑著點了點頭,旋即便把目光轉移到綾羅慶身上。

  “綾羅神族三小王之一的綾羅慶公子?”

  綾羅慶詫異道:“樸姑娘認識我?”

  “哈哈哈,自然認識,當然啦,我也只是從某些傳言中耳聞,沒有見過,今日有幸一見,也算意外之喜了。”

  綾羅慶微微挺直了腰板。

  雖說那個天金神族的金斯不好招惹,但這樸惜意的說法方式,倒是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咄咄逼人。

  綾羅慶本還以為,能被金斯稱作重要客人的存在,少說也是一個不比金斯更好應付的家伙。

  “金斯大叔,既然影響甚小,沒有直接傷及到你和我,不妨,就這么算了吧。”樸惜意饒有意思的打量著綾羅慶,旋即便又微微側目,望向負手而立的金斯說道。

  “全聽你的吧!”金斯瞇了瞇眼,實則也不想跟一個神皇境糾纏,雖然,他的靠山更強,背景更大,但卻懂得兔子急了還咬人的道理。

  “多謝金斯先生能夠原諒晚輩的沖動跟魯莽。”綾羅慶總算松了口氣。

  “不過,我倒有些奇怪,綾羅慶公子,不好好在那綾羅神族呆著,跑來真神不屑的凡神地域做什么?”樸惜意淡淡問道。

  他稍作沉思,知道自己也沒隱瞞的必要,便道:“受了族長之命,前來給凡神地域禁巡閣的最高禁巡使綾羅延,送一點東西。”

  說起綾羅延,并不經常出沒凡神地域的金斯或許并不知道,但那一直都在域下十境中來回逗留的樸惜意,卻是非常熟悉。

  “哦?我可聽說,綾羅延,已經莫名其妙的消失很長一段時間了......”樸惜意淡淡一笑,想從綾羅慶的臉上捕捉些什么。

  不過,結果可能讓她失望了,因為她在說起綾羅延失蹤已有近乎一月之久時,綾羅慶卻是表現出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茫然表情。

  他點了點頭,嗯道:“的確如此,這事我也已從禁巡閣的禁巡使嘴里聽說了。”

  “自從他帶著幾個禁巡使離開凡神地域后,便是再也沒有返回過,我這次來,是要告知族長的口諭,對于我們綾羅神族而言,乃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

  “但我鋪開感應,并且在這凡神地域找了數日,一直都沒感應到綾羅延的神息波動,所以推斷,或是發生了某些變故......”

  
第一个电子游戏是什么